我很小时,母亲、姐姐相继过世,我过早地感受到了人生的无常,也造成了我消极脆弱的心理状态,经常活在焦虑不安和极度痛苦中。那时对母亲太依赖了,母亲的离世让我感觉天仿佛塌了下来,生命没有了依托。母亲怎么就这样没了呢,我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为了给自己的心灵找个依靠,我开始跑寺院、念经、拜佛、放生,多少年下来,忙忙碌碌,内心依然没有安全感,焦虑不安,还是烦恼、痛苦。
  2016年7月,我走进了三级修学,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感受着佛法给自己观念和心态带来的变化,心力在增强,人也积极乐观了。遇到问题,我不再那么焦虑痛苦,也从对母亲的病态依赖中走了出来。
  正当我顺风顺水的时候,无常来了。今年3月,我被医院确诊为肾癌,看到病情通知书上刺眼的“癌”字,一时哽咽在喉,眼泪“哗”一下落下来。但只有几分钟的胡思乱想,我马上转念:不行,我绝对不能回到之前的状态,我得把自己从痛苦的深渊中捞出来!坦然接纳就是最好的选择!同时,我也庆幸这个肿瘤它没长在其他部位,肾毕竟有两个,大不了切掉一个。和家人、同事说起时,心里也很平静,好像不是在说自己的事。抓紧治疗是当务之急,很快联系好医院,做了肾的部分切除手术。
  住院18天,我的身体受了好多苦,遭了好多罪,但内心却没有太大起伏,家人和身边人都赞叹我的状态。而我之前可是一遇事情就焦躁不安,搅得家里家外鸡犬不宁。我铭记导师的开示,要相信三宝加持的力量,相信自己心的力量!病床上,我持续听闻念诵三皈依,依赖三宝的加持,增强自己内心正念的力量。身体允许了,我就坚持参加早课,看法义视频,反复闻思,让自己沉浸在佛法正见中。佛法就是灵丹妙药,此时,我的心里安稳踏实,没有恐惧和焦虑。周围的医生、病友和护工说我坚强、心态好,我大方地说自己是佛弟子,并把导师的法宝分享给他们,他们都被我的坚强和乐观感染。
  出院后,之前被确诊的恶性肿瘤,病理结果却显示为良性,这真是巨大的惊喜。我的主治医生(是泌尿领域的专家)也特别惊奇,他说这种概率很低(百分之几),他从业三十年来遇到两三例。要知道,从我确诊为癌症时,我爱人就已经在了解术后的各种放化疗,他说已经做好了和我一起长期抗癌的心理准备。这样的结果让家里人喜极而泣。我的朋友也感受到我加入三级修学以来整个人状态的改变,他们对佛法也有了新的认识。
  经历了这么大的无常,我更加确信,只有三宝,只有佛法才是我的依赖和究竟皈依处。生病期间,师兄们各种鼓励加油,给了我巨大的支持和力量。在辅导员和班长、师兄们的帮助下,我带着尿袋和引流袋参加现场共修,在班级良好的共修氛围中,感受同修们的正能量。我的身体恢复很快,之前医生说我的恢复期差不多得用3个月,而我只用了52天。
  通过修学改变认识和观念,增强内心正念的力量,坦然接纳无常和逆境,内心充满善的力量,逆境也会转化,事情就会向好的方向发展。逆境也会成为修行的增上缘。
  此时,我更加珍惜暇满人身,我要全身心归投依赖三宝,把修学作为未来生命中最重要的事,真诚、认真、老实地实践导师施设的两套模式,精进努力,乘着导师的愿力,将三级修学开至尽虚空遍法界每一微尘处,利益无边众生。   
  感恩三宝,感恩导师,感恩同修师兄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