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结婚后,我和太太就直接出国蜜月旅行了。我们到达浦东机场时,其他人陆续也都到了。可是,慢慢地,我觉得少许不安,“怎么都是老年人?”我拿了领队的名册一看,顿时傻了,除了我和太太,最小的就是60后了。我的天呐!我要和“夕阳团”共处半个月之久!于是,一个带着“烦恼”的旅程就这样开始了。
  第一天吃团餐,让我既失望又高兴。我们一共二十二个人,但每桌安排十人,多出两个人,我俩最小,自然而然就是多我们两个。这时,一位杭州的大叔说:“你们就在我们这桌挤挤吧!”我听了很感动。虽然这事领队也会处理,但团友主动处理,心里感觉很不一样。后来的旅行中,我们就和那对杭州的夫妻特别聊得来。
  一天,我们去农场看羊驼和牦牛,天下着雨,时大时小。大家都想快点从农场出来,便去坐小火车。这时,上海的一对老夫妻问我们怎么不去坐小火车,我说没带伞,没办法和大家一起等火车。她听后,便把自己的伞给了我们,说她还有一把备用伞。当她拿出来时,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那把伞又小又破。
  两次得到别人的帮助后,我对“夕阳团”的认知有些改观了。回到酒店后,我重新审视自己,在国外的这半个月,因为要倒时差,还一直没有信号,所以无法参加网络共修。那天晚上,我似乎又感受到了师兄们的“呼喊”,他们在提醒我,我们有两套模式。虽然,我目前不能参加网络共修,但我完全可以执行另外一套模式——服务大众模式。这时,心里别提有多高兴。当下,我决定为老年人多做些事。
  第二天早上,我的“模式”正式开始践行。我主动帮领队清点人数,帮老人拿行李,他们也觉得很开心。特别是当天晚上,我们在山顶吃完自助餐后,已经很晚,打不到车,大家就走着回去。我建议大家走慢点,因为有小山坡,我和太太也主动去搀扶那对上海的76岁的老夫妻,老奶奶感激地用上海话说“地个小姑娘心肠老好各”。
  走着走着,前面的人越来越快,这时,我又说了一段让所有人都“心服口服”的话。我说:“前面的人走慢一点,等一下后面的老人,一起走比较安全。大家要讲集体精神,万一不小心谁扭到脚,或者东西被偷了、抢了,虽然,只是和个别人有关系,但我们的领队会受到牵连,行程也会受到影响。只要一人有事,就会影响整个团队。”大家听我说完都沉默了。有人说了一句“小伙子说得好,我们以后叫你副领队,你有团队精神又尽心尽责。”一片欢呼声中,大家开开心心地慢慢走回去了。
  之后的几天,大家越来越融洽,话也越来越多。在聊天过程中,大家知道了我学佛,都感到不可思议,没想到我年纪这么轻就开始学佛。同时,也为我感到骄傲。当得知我学佛后才有这么大的改变,纷纷自报家门,有人儿子也学佛,还有人孙子也学佛。顿时,大家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这就是我在异国他乡践行的服务大众模式。即便不在三级修学,即便有时差,我们一样能践行两套模式。
  异国他乡悠山静,
  千里之外念师兄。
  不忘初心修菩提,
  菩提花开满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