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的正行提出四个要点,即亲近善知识、听闻正法、如理作意、法随法行。看完后,欢喜和伤感交织,五味杂陈。
  善知识具备三种基本素养:具足戒行,具足正见,具足悲心。写到这里,我的心里洋溢着欢喜,导师的音容笑貌赫然出现在我的脑海,导师堪称典型的善知识,智慧与慈悲双运,德行与能力并行。在这个末法时代,得以相遇这样的善知识,并在其建立的三级修学模式下修学佛法,是过去生积累的多大福报啊。想到这里,知足和满足感在心底蔓延。感恩过去生的自己,积累了这样的资粮,今生得以有如此好的因缘修学佛法!
  可是伤感又在心底开始不经意地流淌:虽然有导师这样的善知识在前方引领,我的修学效果并不明显。学习本课之后,细细分析,方知问题就出在我的多闻不足。
  多闻包括广学多闻和反复多闻。回首近一年来的修学,我还是把学佛当做知识来学,自修共修都成了生活的选修课,而不是当成生命的必修课。我总是任务式地完成三遍阅读,之后似乎就放纵自己疯狂的心,让心在喧嚣中迷失方向。座上修和座下修截然分开,正见是正见,生活是生活,烦恼依旧烦恼,情绪仍然主宰着我的每根神经,贪嗔痴继续在我的舞台上上演!我成了名副其实的漏器。没有广学多闻,没有一定量的积累,不能转化为摧毁错误观念的力量,无法扎下正见的根,即便闻法后,很快就漏得所剩不多了!
  之所以修学不精进,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没有如理作意。在潜意识里,或许受唯物论思想的影响,或者贪图享受的思想在作祟,我并没有重视暇满人身的希有难得。多少次默默对自己说要痛改前非,却总是一次次沉浸其中难以自拔,甚至抱着侥幸心理:明天我就改,明天我一定改!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我是这样教学生的,可是真正运用在自己身上了吗?
  或者更真实的是,我根本就没有认识到无常。当无常到来,明天的我又在哪里?这些小小的诱惑我尚且不能舍弃,如何得大自在,如何解脱六道轮回?甚至我将在三恶道里苦苦挣扎却无力解脱!
  想到这里,我惊出了一身冷汗!导师贴切的比喻再次在脑海划过:我们就像囚禁在牢狱中的囚犯,如果给我们半天时间,我们是愿意用这半天来换取未来生命的自由,还是享受当下半天的快乐之后继续囚禁的痛苦。答案似乎显而易见,可真正实践起来却不易。
  因为陷入迷惑和无明的我,贪嗔痴在那刻得到充分膨胀。无始劫以来的串习与单薄弱小的正见芽儿相比,实在是太强大了!正如导师开示所言:修行如一人与万人战,稍有不慎便会受到攻击,乃至陷入重重包围而落败。
  所以,在未来的日子里,我要常思维人身难得,念死无常,思维轮回是苦,深信业果,增强对三宝的信心,修出离心。同时要如法修习皈依、发心、五戒和四无量心,舍命不舍皈依。用心浇灌好那棵菩提幼苗,才能在未来的生活中战胜贪嗔痴这强大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