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想金秋十月在西园,我幸运地报上了静修营。在静修营期间,最让我感动的就是小黄衫们7X24小时随叫随到,我们从吃到住被服务得非常周到。
  尤其每次过堂,总是被给我打饭的小黄衫们感动。他们有的是陌生人,有的是认识的师兄。他们每次拎着桶和盆认真地给营员们行堂,总是小心翼翼,生怕撒出来,生怕没有服务好。
  作为一个静修营小白,我被深深地感动了。因为印象深刻,所以在11月12日大分享活动中,我想也没想就报名了行堂义工。
  11号下午就到了广州花都华严寺,换上小白衫就开始了义工培训。组长慧涌师兄培训的时候,有一句话深深打动了我。
  他说,能够近距离亲近道场和三宝,是累生累世的福报,而能和法师们一起过堂,更是在和大菩萨们结缘。今天我们服务大众也是在和未来的菩萨们结缘,说不定在哪一劫就会有结过缘的菩萨来度我们。
  听闻了组长这番话,我的内心被震撼得五体投地!可以想象,在静修营期间,营员们之所以享受到如此细致周到的服务,不正是被当成了菩萨吗?回忆起当时的每一分一秒,让我更加感恩像父母一样的小黄衫们!
  带着满满的热情和期待,我投入到行堂工作中。得知义工还缺时,我就马上请示了组长,能不能让妈妈参加。得到组长同意后,妈妈也欢天喜地地参与到行堂工作中。
  热情是有的,干劲也很足,可是晚上行过一轮后,我的左手开始发抖了。男师兄需要拎比较重的粥、饭等,而且不能挎在胳膊上,要用力将桶拎到90度和碗齐平,右手掌的勺要小心翼翼地将粥饭打到碗里。
  刚开始还可以,可是一轮又一轮后,左手早已无力再将桶拎成90度了。更可气的是,第一次行堂结束,大家一起开会吃花生,我的左手抖动得竟然连花生都不能正常地放进嘴里!
  第一次行堂就这样结束了,我终于知道,原来行堂不仅仅是细致活,更是力气活!组长在开总结会时说,导师在为行堂义工开示的时候说,行堂是最没有想象力的一个义工岗位。行堂义工根本没有胡思乱想的机会,只能把所有的注意力安住在餐具和碗筷上。
  听了组长的评价和鼓励,我对第二天的行堂工作更有信心了。因为太兴奋,一晚没怎么睡好,第二天5点左右就驱车来到了斋堂。小组长师兄慈悲地将我和妈妈分配在最后一排,也就是说我和妈妈只需要安住在最后一排就好了,而早斋我和妈妈只服务了3位师兄。
  中午的行堂才是真正的考验。我认真回忆了前两次行堂的经验,在摆碗筷的时候安住在每一根筷子上。有些筷子的长短不一致,我就认真匹配后再摆好。有些筷子是弯的,我就把它留在后面放归筷笼。
  华严寺的碗印有寺院的图案,大碗有图案的一面向外,小碗有图案的正对用餐者。在装饭的时候什么也不想,就安住在眼前的桶、勺子和吃饭师兄的表情上。装饭的时候尽量微微蹲下,小心饭菜撒出来。如果师兄有需求,就按照需求或多或少地增减。
  在整个行堂过程中,我发现如果自己略带微笑,对面的师兄也会非常欢喜,通常都会反馈回来更加灿烂的微笑。而我本人其实是全副武装戴着行堂义工的卫生口罩,也就是说,对面师兄虽然看不到我的脸,却同样可以感受到我的欢喜。
  更有一些师兄,每当我装饭的时候都会回以深深的感激,口中默默地说:“感恩师兄!”这是行堂最开心的时候,让我感觉又回到了西园寺,遇见了可爱的小黄衫。而我今天就是小黄衫!
  丰富的大分享活动一眨眼就结束了,下午就要返程回家了。虽然仅仅几次行堂经历,但已经足够我难忘一辈子了。耳边响起大分享活动的音乐,好像又回到了西园寺,回到了大雄宝殿,回到了佛法僧的怀抱。
  其实每次活动我都感觉被全身心地洗礼了好几遍,心念三宝的功德,心怀对导师的感恩之情,自己的阿赖耶识又种下了亲近善知识的种子。今生如果如此亲近三宝并且跟着导师施设的学修之路不离不弃,相信未来一定能够解脱痛苦,出离轮回,最终回到三宝的功德海中去!
  感恩三宝的加持,感恩法师们的慈悲,感恩师兄们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