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日晚,上海浦东机场,天气有些寒冷。我刚坐上出租车,司机说:“我去领张票子,你跟管理员说是去迪士尼的。”一般来说,机场出租车司机排队等客人要三至四小时,如果等到的客人是短途的,比如到迪士尼、川沙,就可以申请一张“浦东机场短途票证”,一小时以内再去浦东机场接客人,可以不用排队。
  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我没有撒谎的习惯,也受过“妄语戒”,心里第一个念头是瞧不起司机,认为他插队、投机取巧,因而鄙视他。
  司机说:“那你不用说话,点头就行。”我只好说:“师傅,我不能撒谎,我是学佛的。顶多我不说话,不点头,但是如果管理员问我,我还是要实话实说的。”司机不乐意了:“既然你是学佛的,就应该体谅我排队四小时。”最后管理员没问我。司机也顺利拿到了他需要的短途票证,一路把车开得飞快。
  故事的开始讲得这么详细,只是为了清楚地表明双方的观点和背景。我前一晚只睡了三个多小时,接着又开了整天会和坐飞机,人有点疲累,所以想在车上睡一会儿;但是司机想要在一小时之内回到浦东机场,以我家到机场的距离,要开得很快才能做到,所以他一路超越了所有能超越的车。我自然也因车速太快,没法睡觉了。
  于是我开始回忆整个事件的过程。首先,我认为自己是没错的。我坚持不撒谎的原则,没有破戒。司机投机取巧自然是不应该的,这样的人也会被看不起。我还想马上发一条微信朋友圈,谴责他的人品。
  又过了一会,我不这样想了。他在努力赚钱养家,这样做无非是想让自己不要那么辛苦,想让家人过得好一点;再看看车内环境,很整洁很干净,没异味,还有淡淡的空气清新剂的香味,说明他在很用心地打理他的车和自身的卫生。
  其次,我又想到,如果到目的地我就下车,给他留下的印象是“学佛的人就是这样啊,乖僻、另类、不通人情”。我又很为此担心。导师说过,“要时刻展示佛弟子的威仪”。我不仅没有表现出佛弟子的慈悲祥和,反而以一种不友善、不通人情的面目出现。司机以后肯定会加深他心目中对佛弟子的误解,那以后他与佛法结缘更难了,我岂不是做了坏事?于是我又很后悔刚才说自己是佛弟子。
  第三,由于车开得飞快,我感觉蛮危险。如果他照这个速度再开回浦东机场,万一发生危险,对他、对其他车或行人,都是很大的损失。而我曾经有机会防止这些危险的事情发生。
  第四,如果他顺利开回浦东机场,接到下一波客户,那对别的司机也是不公平的。他自己无形之中也造了不善的业,我以前肯定想“他的业是他的,跟我何干”,但现在我不这么想了。
  接下来,我就想有没有更好的办法,能圆满解决以上四点。记得导师在视频中曾说,“能说不能行,说也说不清楚”。我尝试往深一层想,司机这样做,无非是为了稍微轻松点赚钱,我家到机场的距离,往返一次,除去油钱大概赚100元(我当时忘记算夜间费),那我不如给他100元,把他拿到的“短途票证”换过来,这不就完美解决了以上四点担心吗?但我心里又有点紧张,万一他很生气,拒绝我,我岂不是很没面子?后来,车快开到我家时,他很平和地问我路线及在哪里停车之类的话,又给了我信心和勇气。
  所以,在付好车费后,我又拿出100元,跟司机说:“师傅,跟您商量一件事,我给您100元,您把那张票子给我好不?” 
  司机似乎没有经历过类似事情,一下子慌了神,在确认我是要“机场短途票证”后,他表述得语无伦次了, “票子给你又没用。”过一会他又说:“票子给你,钱不要你的。” 我能感受到他内心的善良,坚持把钱给他。司机很不好意思地拿了钱,我拿了票子。事情出乎意料地圆满解决了。
  我下车后大声跟他道谢,祝他开车平安。回想刚才的过程,我觉得不是我给他关心和慈悲,而是他很慈悲地给了我信心和力量,是他给我布施。
  首先,这是我第一次对陌生人用语言表示关心,行很少的财布施,它对我的影响非常重大。这也是我第一次真正把佛法的理论用到实际,尝试把“只说不做”改为“落实到心行”。在这之后,我内心充满宁静、感激、信心,坚定了自己要走的路。
  其次,我认识到了导师在视频中说的“闻思修”的重要性。由于有前面的闻、思的过程,我才能在自己的习惯性不高兴的前提下,逐渐转变自己的观点和态度,真正去关心别人,而不是以前的“从自我的角度出发,去有选择性地关心别人,不符合我的,就不关心,因为问题在别人”。
  第三,我深刻意识到每天定课时说的“成佛的资粮”是什么意思。发起自己的菩提心,是需要对境的。这是一个很好的案例,能帮助我发起和巩固好的心行力量。
  基于此,我很感恩司机大哥,因为这件事真正受益的是我。如果他很生气,觉得我侮辱了他,我就没有这么欢喜,我的信心就没这么强,没准儿到现在我还在调整自己的心态。
  第四,我看到自己的凡夫心还很重。所以今后遇到事情时,我将提醒自己不要跟随最先冒出来的那个情绪,因为那个往往是贪嗔痴的心,往往是凡夫心。我要做的是刻意用正见来思维,克服那个不好的心。
  说一千道一万,关键还在于做,在于修正自己的心行。感恩导师的慈悲,感恩模式的殊胜,否则,我肯定没有力量去传递善,哪怕仅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