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迎来了有资格申请实习辅导员的这一刻。然而,“近乡情更怯”这句诗却是我这段时间内心的真实写照。
  追溯到同喜班,曾经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在佛法面前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有小半年的时间都是在激烈的三观冲突中度过的。幸好,仰赖宿世积累的一点善根,我认可了佛法,接受了三级修学。在修学八个月之后,终于下决心皈依三宝。
  社会上的学佛乱象和盲目烧香拜佛曾经让我对佛教充满误解。在三级修学系统的学习中,在如饥似渴地从佛法甘露汲取养分的过程中,导师的一句话深深印刻在我心里:佛法这么好,知道的人这么少!
  导师为了接引无量众生,不辞劳苦、殚精竭虑,创立三级修学,奔波各地弘法。面对不同根机的众生,断疲厌地举办各类讲座,办静修营、办论坛,在生死苦海中救拔一个个还在痴暗长夜中迷茫的众生。
  导师还有一句话深深打动着我:没有因缘,创造因缘也要接引众生!导师教我们学做千手千眼的观音菩萨,创造每一个可能的机会接引众生。这就是菩萨的担当吧。
  正是导师这些铿锵有力的话语促使我发愿也要尽自己所能,创造各种因缘接引亲友和陌生人走进佛法,走进三级修学。
  在这样的愿心推动下,我走进学佛沙龙,做一名护持义工;走进分享员库,做一名分享员;学做导读员,接引有缘书友。
  曾经很抗拒在朋友圈转发广告一样的链接和图片,而现在我已经把朋友圈当作我的最佳宣传平台。每每看到在沙龙里陪伴的书友们一步步靠近佛法,一步步走进三级修学,内心的喜悦无法言喻;每每得知亲友们因为我在朋友圈转发的沙龙、读书会链接而走进三级修学,内心的惊喜同样无法言喻。
  做辅助员时,看到陪伴的小组师兄从刚开始的懵懂茫然,经过短短三个月就对三级修学满怀感恩、对导师深深信赖之时,那份感动依然无法言喻。当看到在我的努力下,家乡也盛开了菩提花时,更是深深的感动!
  修学愈久,愈能感受到三级修学的殊胜,感受到导师的法恩。在辅导员润物细无声的影响下,在众多辅导员师兄的榜样作用吸引下,我发愿也要做一名辅导员,陪伴新学员从佛法中受益,从三级修学中受益。怀着这样的强烈愿心,一路积集资粮,终于获取了申请实习辅导员的资格。
  然而此刻,终于走到了实习辅导员这道门前,我却心怀忐忑,犹豫不决了。
  我开始认真审视自己,是一个合格的学习者吗?算是吧,毕竟我还是很投入地在修学,每天自修时间3小时左右,班级和小组共修出勤率90%以上肯定是有的。
  服务者呢?在我自己的班里,做了两年班长,目前又是传灯义工,一直在服务大众模式引导下为班级师兄们服务着。未来服务新师兄,应该问题不大吧?或许还能更慈悲、更宽容、更耐心些也不一定。
  分享者呢?在三级修学的两年半时间里,一直在尽力践行着两套模式,深切认识到修学和服务大众两套模式并行的重要性。在三级修学中持续受益,把这些心得体会传递给新班的师兄们,应该不成问题吧。
  转回头再仔细想想,真的是这样吗?也不一定吧!想想要陪伴、服务同修道友走过未来八年多的时间,自己是否真的具备足够的耐心、恒心和信心?
  直到目前为止,我所承担的义工岗位所影响的范围和人都还不算多、时间不算长,所以即便是做得不好,对别人也影响不大。然而,做了辅导员,就将是一个长期、长情的陪伴,我真不知道自己是否足以担当此任。
  此外,我非常不确定,也非常犹豫和忐忑的是,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胜任辅助者的角色。传递模式方面,我觉得自己问题不大,应该是能够胜任的。但在辅助这个角色中,我该如何做,真的没有把握。虽然我明白导师是老师,辅导员并不是老师。可是,在班级共修时分明设置了30分钟的讨论,从网站上辅导员们的札记中,我看到了这30分钟讨论的重要性和复杂性,这让我心生胆怯。
  我对法义的把握完整、准确、透彻吗?我能站高一层把握法义脉络吗?我能从师兄们的分享中分辨出哪些是需要纠偏、哪些是可以肯定、哪些是需要补充分享的吗?我能给到师兄们正确的分享吗?
  前段时间工作中面临一些对境,突然感觉这两年半的修学,似乎并没有对我产生多么彻底的改变。慈悲有多少增加?智慧有多少增加?面对对境,我似乎依然是两年多前那个贪嗔痴的重病患者。这个对境也让我对自己产生了怀疑,我究竟准备好了吗?我是否能做一名合格的实习辅导员?
  这些问题想得我有些踯躅,有些退缩不前。正好进入了上士道的学习,开始学习菩提心如何发起,真如及时雨一样拯救了我,让我有勇气重新调整自己的发心。
  我曾经以为自己那么急切要帮助大众亲近佛法,这就是菩提心。本期法义却让我认识到,这样的随缘而做,不过是人皆有之的恻隐之心罢了!如果我只是随缘而做,而不是把陪伴众生当作我的职责和使命,缺乏这种担当,那就只是人天善行,绝不是菩提心。导师做了那么多,还谦虚地说自己不过是“有因缘了就做一做”。我不过是做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义工工作,却沾沾自喜、津津乐道,想想真是汗颜!
  有导师坚定地走在前面,我有什么理由退缩?有什么理由“小富即安”?有什么理由只顾自己修学,而不顾还在生死苦海中看不到希望的众生?
  非常感恩这一个多月来为是否要申请参加选拔实习辅导员而做的思考。尽管思考的过程很纠结、很痛苦,但是终于在正确的时刻,我找到了正确的答案。现在,我可以充满信心地说,我准备好了这份承担!
  期待走上实习辅导员岗位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