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烦恼”一词耳熟能详。那么,到底什么是烦恼?烦恼由何产生?为什么烦恼没有手脚,力量却那么大,它发作时我根本不能控制,完全被奴役?我们每个人都想远离烦恼,得到快乐,可烦恼总在不经意间搅乱我们的生活,打破我们内心的欢喜和宁静。
  没有加入三级修学时,在家庭、生活、工作中,我就有多种多样的烦恼,但我没有深层思维过烦恼来自哪里。我误认为是外在的原因,是他人、外在环境给我带来烦恼、不开心。之前化解烦恼的办法就是远离、逃避,想着不管了,或者我去做别的事。但这种方式只能是扬汤止沸,并非釜底抽薪。
  通过两年多的修学,我感觉烦恼确实少了,内心也柔和了,可烦恼的小火苗还时不时地冒出。这两周学习导师开示的“烦恼发生之相中十种烦恼、烦恼生起的次第、烦恼的过患”后,有如醍醐灌顶。我看到了自己内心的烦恼,也按照导师的讲解去认识烦恼、对治烦恼,当下心里真的很平静。
  在每个对境中,我开始觉察自己的想法、情绪和身体的变化。当觉察到烦恼时,我就去觉察,这是什么样的烦恼?昨天晚上10点多,我准备睡觉了,楼上邻居家的小孩不停地哭闹,当时我就感觉到了自己的烦恼。我起情绪了,虽然没有说出来吧,但自己内心不平静了,抱怨着孩子不睡觉吵什么吵,不影响别人休息吗!感觉到自己的不高兴时,我就在想,这周正好学习烦恼生起的次第,我又是因为什么烦恼,这个烦恼又是怎么产生的?
  导师讲到世界是缘起的,是无常与众多的。无明和我执是烦恼产生的根本,因为无明,看不清真相,而执著于我,有我就会有设定,设定我的、他的,那么就会对我拥有的贪著,不是我的甚至嗔恨、冷漠。这不就是说我吗?万事是无常的、众多的,我却想着晚上就应该是安静的,不安静就不符合我的想法,就开始不接受,还设定了我的、他的,没有足够的慈悲。
  想想如果是自己的孩子,有一点不舒服自己就心疼得不得了。那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哭闹时,自己没有去关爱反而起烦恼?贴上“我”这个标签之后,什么都是重要的,可是和我没关系时,不但不关心,反而生起烦恼、嗔恨。自己这样烦恼、抱怨真是不应该。当觉察到后,我感恩有这样的对境,也祈愿那个小孩快点好起来,身心安乐。当下心就很平和,外界的声音里也没有丝毫的杂乱。
  有一个烦恼伴随了我很久很久。和我比较熟的人都了解我,就是我不会轻易接受别人的意见。即使我知道别人是为我好,内心是接受的,但我一定会反驳或者表面上还要坚持自己的观点、想法。其实,这个过程是伴随着烦恼的,有时还会给他人带来烦恼。
  导师讲有一种烦恼是“慢”,把自己高高举起来,与别人比较觉得自己了不起。慢,就是我比别人有学问,瞧不起别人;过慢,认为自己比别人高;慢过慢,即使不如别人也认为比别人强。我思维自己为什么不接受别人好的意见。我这不接受别人的意见这是“慢”的体现,有无明也有我执。当别人为我提建议时,我首先是排斥、敌对的,认为我的看法比你的看法好,你为什么指正,你提意见不就是比我高吗?这里还有自我的重要感、优越感、主宰欲,觉得我的好,想让别人也听我的,想主宰、控制别人的想法,进而接受不了别人的好意见。当遇到别人指正时,没有如自己的意愿就恼怒、争执,听不进去别人的意见,不得进取,也给他人带来不愉快。意识到自己的慢心后,我开始调节,不能爱惜、顺从和助长慢心,继续被它控制。
  昨天我用心写了一上午报告,满心欢喜地让同事看看。他看后回复:你要给领导看这个?最好具体写明什么什么,然后就开始讲了。我的第一反应是,本来领导也没想到,这是我提前做的工作,又整整做了一上午。看懂就行了,非得那么完美无缺!
  正要反驳、解释,突然觉察到自己的心行不对,原来我已经起烦恼了。首先,我找同事看是去炫耀、找优越感的,并不是带着恭敬心去请教指正的。当同事指正时,我的慢心受到了伤害。我比你强,你怎么能指正我?还好觉察到了自己这颗狡猾的心,我改变态度,带着恭敬、认真的心去倾听,发现自己的报告确实存在不足,就感谢同事的提议,同事也很高兴帮助了我。
  感恩有三级修学,每一期的法义都在为不觉知、迷茫、无明的我带来觉察、正见和光明。辅导员曾分享说,当觉察到烦恼时,有没有觉察是什么样的烦恼?总结烦恼产生的原因,下次再遇到这样的烦恼时,我们智慧的力量就会大点,烦恼的力量就会小点。
  烦恼,这一次我看到了你,认清了你,打败了你。我决心与你为敌,与你斗争。烦恼,你潜藏在我的内心,给我带来的危害太大了,过去我对你爱惜、顺从,如今我要不姑息你了。智慧没有烦恼,慈悲没有敌人。相信在三级修学的指引下,我的烦恼会越来减少,我会给他人带来越来越多的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