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意正浓时,突然又接到奶奶的电话:赶紧叫芸阿下来,爷爷又难受了!我有些不耐烦,下意识地起了抱怨的念头:太麻烦了,怎么老是这样子?已经好几次了!芸阿正在休养中,怎么可以操劳呢?这分明不是在叫我吗?
  我有些不情愿地起了床,慢腾腾地穿好衣服,提了提神,下楼来到爷爷的房间。灯光昏暗,爷爷躺在床上,正哭泣着,像个小孩子似的,不时喃喃自语:我就要走了,我的手脚都粘住了!奶奶急得团团转,时不时地打电话,叫婶婶、叫姐夫。
  看到这样的场景,我的那些不良心念渐渐平息,生起了怜悯心,时不时地安慰爷爷不要害怕,不要哭,内心也阵阵感慨!
  爷爷已经九十高龄,身体渐渐衰弱,常会感到不适。此刻,爷爷哭得像个孩子似的,说只有自己走了,才不会连累家人。其实,我可以感受到爷爷是害怕死亡的,但又不知道死后会去哪里,所以害怕得哭了。
  爷爷一生忙忙碌碌,收获了丰富的物质财富,在精神方面却十分欠缺。常常以打麻将来消遣时间,从来没有受过信仰的引导。记得有一次,我告诉爷爷要多念阿弥陀佛,才不会害怕。爷爷下意识地说,不需要,不需要。或许,是因为他对信仰的误解,觉得是人快死时才需要的,故此会排斥、害怕。
  而今,爷爷渐渐走到垂暮之年,真正要面对死亡这场考试时,又是如此害怕、无助,这难道不是一次示现教育吗?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可又有多少人可以看透,不会害怕死亡?又有多少人可以坦然面对呢?
  看到此时的爷爷,我想到了自己的未来,如果能活到这把年纪,我会怎样?我会怕死,会无助吗?突然间很向往高僧大德那种生死自在,来去自如的境界,这将是我的目标。我明白了佛法的意义,笃定了自己未来的修行之路,一定准备好面对死亡的考试。
  死是一定的,可又有多少人相信呢?就连我也没有这样的紧迫感,总以为自己还年轻,死亡仍很遥远。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我才会懈怠,才会沉沦于物欲横流的尘世生活中。
  爷爷的哭泣,是世间人的哭泣!因为无明,不知未来的生命走向,对生死迷茫、恐惧,不知所措!
  爷爷的哭泣,是对缺乏信仰的控诉!人是需要信仰的,这样才会活得坦然,走得自然。
  爷爷的哭泣,唤醒了我的慈悲!这个世界需要佛法,佛法对每个人都是不可或缺的。我想让爷爷也听闻佛法,想让世间的人因佛法而觉醒。
  爷爷的哭泣,唤醒了我的责任心!身为佛子的我,是有一份责任的。不要再纠葛于世间的恩恩怨怨了,要时时想起曾经的誓愿:愿把剩余的生命投入到佛法的事业中去。
  婶婶来了,姐夫来了,爷爷渐渐不哭了,爷爷是害怕痛苦的,是害怕死神的不期而至的。
  我能做什么呢?给予爷爷佛法的引导,才是最大的尽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