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者仪容可观,仪者规度格物。即内怀正法,气质超凡,表现在外面的行为让人观之生敬,行住坐卧正直有规度,举止无不令人赞叹并敬佩。所以,具足威仪则随时随处可度众生。相反,不重视威仪的出家人不但度不了众生,还会让世人见之诽谤而造口业,自己又不听佛制故两败俱伤。我们无始劫来习气毛病重如须弥,一定要努力改之。
  欲证无上菩提就必须从小事做起,从自我做起,勿以小恶而为之,勿以小善而不为。如此才能成就出家人庄严的威仪幢相,堪称人天师表。
  赞叹僧相有一首偈语云:
  举佛音声慢水流,
  诵经行道雁行游。
  合掌当胸如捧水,
  立身顶上似安油。
  瞻前顾后轻移步,
  左右回旋半展眸。
  威仪动静常如此,
  不枉空门做比丘。
  此偈大概意思是,出家人说话或诵经声音适中,不高不低,缓如涓涓细流般;走路像大雁飞行一样稳速,哪怕下雨乃至下冰雹也不会匆忙跑起来;合掌不高不低,正当胸,好像端了一碗水一样,决不敢随便放逸,否则水会流出来;站时身体正直,脚成外八字形,站得平稳持久,如头顶安放一盆油一样,哪敢乱动呢!行路的时候瞻前顾后,轻轻地移动步伐,决不东张西望,即便左右有些自己需要知道的境或事,也是全身回转过来半开眼睛而观看。
  行住坐卧四威仪常常如此行持,才不枉此生出家做比丘及比丘尼一回,才不枉在出家僧中受大戒一次。所以一定做到行如风、坐如钟、站如松、卧如弓般的威仪,才可称得上人天的表率,自度度人。
  佛的大弟子舍利弗就是因为看到马胜比丘的庄严相好和如法如律的威仪相貌而感动才得以随佛出家,又约了好友目犍连以及他们的弟子们二百多人皈依于佛陀座下。可见佛门的威仪是多么重要。
  家有家规,国有国法,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作为出家人,解要圆,行要方,也就是说理解法义需要圆融无碍,做人律己要方方正正,谦虚恭敬永远不会树立敌人,如此菩提道路上皆为善友。
  其次,坚守清规戒律,才可专注无散地修定。有了定的成就,何愁不能开发智慧呢?有了智慧的生起,那么无明之暗永灭无余,即是明来暗去。如此,生死之根的无明被灭,那么前方即是解脱自在的涅槃圣境。所以基础必须打好,不但自度,且可度人,可见这两全其美的威仪幢相必须建立起来。
  戒律中讲到一个缘起故事:有一位正信居士虔诚地请一位已证阿罗汉果的圣者去他家应供。半路经一水渠,比丘跳过去,居士就心生讥嫌,便想不能给他吃大餐了,平常饭菜供养即可。走着走着又遇一水渠,比丘又跳过去,此时,居士更加讥嫌了,心想给他喝茶即可,平常饭菜都不供养他了。走了一会,再遇水渠,此比丘慢慢迈过去,不再跳了。居士奇怪地问道:师父,你现在为什么不跳了?比丘回答说:我若再跳的话,恐怕连茶水都没得喝了。此刻,居士自觉惭愧,才发现眼前比丘原来是证果的圣者,自己心中所想全都被比丘看穿,故敬心倍增,供养一顿大餐。
  通过这个故事,也足以让我们认识到威仪的重要,做不好便会损坏施主敬信供养心,同时也对自己不利。所以外表形象代表着修行者内心的宁静,不可不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