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担实习辅导员已八月有余,对辅导札记一直有想写的冲动和欲望。但对遇到的很多问题不能释怀,归结原因就是“恒审思量我相随”,基于情绪大于收获的原因,故迟迟未能落笔。当觉察到自己在乎的是什么,是成功、完美,而残缺的自己不愿接纳,更不想表露,那对成就菩萨的品质是否有帮助呢?只有心力憔悴,后患无穷。唯有尊重缘起法,用正见正思惟,才能透彻缘起真相,让自己豁然开朗,更能增强在菩提路上的动力。
  每个人的成长就如四季的开花,有不同的花期,我也不例外。曾经的我在上岗前也有资深辅导员和我谈带班收获和对模式的落实,听了犹如空中楼阁,摸不着边,只记得说“做了辅导员要站在一定的高度来看问题”,当时也不理解那个高度在哪里,我如何上那个高度。一直到最近才有点理解。

一、高度和八步骤三种禅修的关系

  八步三禅的培训虽然也参加了几次,当时的受益很大,但过段时间后随着运用不到位,漏器就彰显了它的最大潜能,所以在认识的同时要不断去实践、运用,才会有自然的高度。初始带班,看似我会把重点、要点记录下来,并多看、多思,很在乎法义的纯度,但往往会落入点的层面,而障碍了面的广度,尤其在相互之间的关系上找不到连接词,深感带班力不从心。再看到某些师兄因缘不具没来共修,给我的心灵打击还是有点致命。甚至有次讨论竟不知要讲什么,之前想好的内容脑子一下空白,那时我真的感觉能力太重要了。
  之后有师兄向我提出,讨论的主题不清。虽然表面能接受师兄的建议,但内心马上想“我是初中生,您们也要慈悲我啊,总要给到我时间和空间成长吧”,感到无比委屈:做菩萨怎么这么难啊!我做不了了,心生胆怯退缩。基于这样的不稳定心态,向辅导组提出不带班。经过商量,决定暂时由传帮带小组的善慧师兄承担。师兄每次共修都把录音录下来发给我听,让我及时了解师兄们的修学状况,班委事务的推动,让我感受到师兄的用心。善慧师兄能把修学态度及八步三禅的每步运用恰如其分地分享给师兄们,让师兄们在法上受益,心生欢喜,又一次激发了我要承担的愿望。
  后来向善慧师兄学习,并与师兄约定有困难就备课作为后盾,我在方法上也作了相应调整,完全按八步三禅的要求,次第而进,在理解的基础上知道每个站点说明什么,导向什么,最后启发什么,脉络也比较清晰明了,讨论也充分了。由此看出,离开八步骤三种禅修,是无法在法上受益的,也无法企及到一定的高度。传帮带对于实习辅导员的成长也是具有一定高度的,很殊胜,我是受益者。

二、高度与模式

  一个辅导员能否带好班,对模式的熟悉、落实真的很关键。曾经的我对学员很“慈悲”,看是尊重缘起,实是放纵,主要体现在:分享不控时、拖延。共修时经常听师兄们说:这次自修看的遍数不够,分享来不及写了。理由确实很现实,想想师兄们在世间工作也都承担着重要岗位,有几位师兄还要照顾二孩,真是不易。分享虽也能说个一二,但在整体上就会避重就轻,超时严重,导致整个流程有点赶。为照顾师兄们赶车回去,时间来不及就把《健康生活的五大信念》忽略掉了。连续几次下来,师兄们向我提建议了,不读或回家读很有区别,不能接受。
  我完全接纳师兄们的提议,充分认识到不在模式上的随意性,隐患很多,如果不及时修正,我将是断人法身慧命的罪人。法是庄严的,模式的背后凝聚了导师几十年的呕心沥血,是智慧的结晶。我有感恩心、珍惜心、供养心了吗?如是思维后,和辅助员师兄一起,把“自修是基础、小组共修是关键、班级共修是提升”的引导在群里不间断发送,再把“我们为什么要学佛?”“如何不忘初心?”等策励大家勇往直前的问题发在群里互动,激发师兄们对法的好要之心。现在大家都养成了每次写分享稿的习惯,同时分享时间也有了保障,一切都在模式中。按照模式带班,高度也是水到渠成的事。
  深感做辅导员的成长是快速的,历境炼心的对境在无常变化着,每次都是新鲜的。感恩每位师兄的相伴成长,认识的高度决定了心量的广度,模式的高度决定了心路的长度,检讨自身不足的高度决定了所学的纯度,义工行的高度决定了学佛的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