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思回顾,发现在历事练心这个角度,生命关怀的义工岗位的确让我有了不少成长和收获。主要是:愿心落地发了芽,信心无形中更坚定,慈悲心得到了滋养。
  2010年到2014年,我作为主事家属陪伴母亲治疗直肠癌直至过世。期间,母亲接受了西医中医等所有我们能找到、能承担的方法,花费几十万,最终人财两空。相比病灶,对死亡的恐惧,明知治疗无效却又无路可走的无奈,这些精神上的折磨,对于病人和家属来说是更大的痛苦。只能像抓住救命稻草般被动接受,甚至明知道过度治疗,但为了那一线生机,不敢也不舍得放弃。
  为了缓解痛苦,加之我认为身体得病的源头是心,我试图在心理学和信仰中找出路,并萌生了一个愿望:如果我能做些解开病人心结的事该多好啊!用心理学的一些理论开导,似乎也只起暂时的作用。那时也会求求拜拜菩萨,放生做功德,念佛号,多少有些安慰。形神枯槁的母亲还是走了,按照家乡风俗办了后事。
  当我加入书院学习到《生从何来,死往何去》及临终关怀后,心中常生起遗憾,要是早点学到这些就好了。往事不可追,我以因缘因果思维,慢慢地将那些遗憾转变成了愿力:愿越来越多的人在重病乃至临终时,得到佛法智慧的指引。在这个愿心的推动下,我成了生命关怀小组的义工。参加了几场助念,也在智兰师兄的传帮带下,参与关怀癌症晚期病人法木师兄直至他往生。同样罹患重症,但他因为知道死亡如换衣服,相信阿弥陀佛的愿力,今年8月自己决定停止所有治疗,一心念佛。最终在助念中往生,双腿柔软可以盘坐,面色红润,火化后现舍利花,家人们也满心欢喜。
  对于西方极乐世界,之前我是将信将疑的,真的存在吗?怎么验证呢?每次助念的体验和亡者的瑞相,让我和家属们一样:信了。原来,真的可以有一种死亡是平静且法喜充满的,而不是生离死别、哭天抢地。不仅如此,因缘因果,六道轮回,死无常,三恶道苦,观身不净,人身难得,这些书本上的知识,在生命关怀的义工行中,被一次次地观察和思维。
  记得有次去探望法木师兄,我的修学心正有些倦怠。看着双腿双手浮肿,卧床不能动弹的他,依然坚定念佛,我开始想到暇满人身难得,无常随时都可能来临,在死亡这个大考前,以我现在的生命品质会去哪?我还浪费了很多时间在混乱的情绪和妄念中,忏悔之心油然生起。道亮师兄和我开导法木师兄放松,放下。我意识到,修学基础扎实,佛法入心,自己坚信,是这个岗位的基本任职条件。
  慈悲心,也是这个义工岗位的基本任职条件。组长弘云师兄身怀六甲,在炎热的夏天持续站几个小时为大家做培训,分娩后只休息一周就恢复了一直在做的每日分享。净学师兄每次接到亡者信息,第一时间发起助念,组织培训智慧、幽默,让大家不再“闻死色变”。仁能、智兰等师兄们长期关怀重病者,没日没夜慈悲助念。还有每一次助念信息发布后火速排班的一串串名字,每一位从城市四处奔赴助念现场的师兄们,这一切都是滋养我慈悲心的养料。
  没有哪一种布施会大过于帮助一个人走向解脱、走向光明。而其前提,是自利——修学扎实,佛法入心,悲智双修。感恩因缘和合,感恩生命关怀这个义工岗位。感恩导师,感恩师兄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