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末参加完助念培训回家的路上,我陷入深思:如果我躺在那张床上,能放下吗?答案是否定的。我放不下太多的东西,有对物的贪著,对情的粘著,对躯体的不舍……我还没享受完人生的美好岁月,怎么可以就这样走了呢?我甚至连这样一个假设都觉得很恐怖。
  虽然我知道死期是不定的,死是一定的。但我只愿时光在这一刻永远定格,那就没有年老,没有疾病,没有生死和痛苦。这样简单的一个观照,我就看到了自己强大的凡夫心。念死是下士道的修学内容之一,我看到了自己对生的贪嗔痴,不禁打了个寒颤。
  导师开示说,我们要不断思维死亡之苦、恶道之苦,乃至人天之苦,思维烦恼和业带来的痛苦。回首三十载,经历了很多常人没有经历过的苦难,也曾痛苦,也曾绝望,也曾想死了一了百了多好。可是时间会让人淡忘一切,所有的伤痛都随着岁月渐渐模糊甚至消失。所以,当导师一遍又一遍地说人生是苦、六道轮回是苦时,我的感受并不深,觉得当下的生活挺美好的,对世间也充满了贪恋。对于导师说的苦,我只能机械地把它当作知识记下。
  元旦回老家看望父母,看到母亲新添的白发和父亲额前沟壑般的皱纹,我切实感受到了人生苦短,再风华的青春终究成为过往。父亲由于腰痛不能自如行走,当他用手撑着床沿一点点往上爬的时候,我的心纷乱了:这还是儿时那驮着我到处跑的高大的父亲吗?当父亲带着哭腔告诉我疼痛让他整夜不能入眠、生不如死的时候,除了心疼,还有无尽的思考:人活着为了什么?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走一遭吗?倘若我是父亲,我承受得了整夜整夜的黑和无可奈何的痛吗?人生再美好,终究抵不过岁月的摧残。我的心在那一刻震撼了,我似乎更能感受人生真的苦了。我又想起了助念培训,那一刻,我贪著世间的心似乎不那么强烈了。
  在学佛过程中,舍凡夫心是一项重大任务。导师说,修行如打仗,其难度不亚于一人与万人敌。前几天跟着潮流看了冯小刚导演的《芳华》,惭愧的是修学了一年多的我还是哭得稀里哗啦。电影形象地诠释了苦,有生老病死自然之苦、有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苦,还有五蕴炽盛苦。这是我们生命的一个剪影,是生活的真实写照,我似乎对苦有了更深的感悟,对生命中的执著更能放下一点了。
  《道次第》的修学目标就是舍凡夫心,发菩提心,成就佛陀品质。通过这段时间的观修,我开始生起些许的出离心了,虽然离导师的要求还很远,但我终于不再只停留在知识和文字上了。出离心是菩提心的基础,我要打好基础,走好修行的每一小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