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事儿多,一直到近19:00班级共修快开始时才离开单位。下班前领导交给我2400元现金,那是某几个周末的加班补贴,让我次日发给同事们。
  共修完回到家将近22:00,掏出手机准备发通知给同事们明天领补贴,才惊诧地发现:2400元现金不在包里!里里外外翻遍了,真没有!!!丢哪了?车上、办公室、共修的地方,闪电般地过一遍,不知道。开始还有些镇定,感觉它肯定丢不了,一定在这三个地方的某一处。于是脱去外套进卫生间准备洗澡,洗了把脸,内心的不安彻底把自己打败,重新披上外套,火急火燎出门去找——“无常面前,凡夫心原形毕露!”自己对自己这么说着,但也顾不上了,凡夫就凡夫吧,2400呢,可以办多少事啊!办公室不是我一个人的办公室,共修的场地人更多,要是真丢了呢?心里开始疼痛起来。
  得开车去找。车在离家几百米的停车场,冬天的夜,步行道上没有行人,路灯却很亮,显得有些萧杀。我急速地走着,眼见前面一棵行道树与一个消防栓之间有个人横躺着,一动不动。三步两步走到他跟前,瞄一眼,印象是:年轻男人,戴眼镜,双目紧闭。可是自己的脚步没敢停,原本是因2400元不见而焦虑,此刻还有恐惧,两者交替,相互覆盖,行为根本不受思维控制。
  醉酒?突发脑梗心梗?打110还是120?边走边掏包包,才发现出门匆忙,手机在刚才的翻找中没放入包,要命!
  想到过可以到停车场找门卫壮胆,一起来看看。可转念一想,好几百米远呢,也许值班制度不许他脱岗?即便他愿意,现在碰瓷的事这么多,万一被人讹诈上了,我可不是害了门卫?
  对,帮他念佛!于是口中急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脚下一刻没停,转眼到了车边,开门找钱,便忘了“阿弥陀佛”。
  车上没有。
  立马发动引擎开车赶往单位,虽然“阿弥陀佛”在嘴上,可是内心高度紧张、焦虑、内疚,停在一个红绿灯口,我感觉自己的脚抖得厉害,踩不住刹车,赶紧拉上手刹以免出事。
  内心有个声音在说:我高度看不起你,正见呢?佛弟子的担当呢?2400,就把你变成这个样子了,平时那个乐呵、稳重、乐善好施的你竟如此虚伪,如此不堪一击?
  还有一个更强大的声音出来辩解:是的,2400元真的很重要,我要先找到它再说。在车载音乐流出来的“佛乐”声中,我的行动依然固执地选择去单位,尽管我心慌意乱,极度痛苦。
  2400元是一块试金石,在它面前,我冷血地选择了做路人甲。
  钱真没丢,当时走得急,掏车钥匙的时候把这个纸包拿出来放办公桌上,忘了塞回包里了——一块石头落了地。
  那个躺在路上的人怎么办?有了!把车开到他身边停下,再开双闪,车载音乐播“阿弥陀佛”,然后步行到保安亭叫门卫帮打110或120。
  于是又一次火急火燎地开车从单位返程,到那个地点,发现那个年轻人坐在地上,正拍着自己的头——我嘘了口气,没事了——幸好刚才没打110,也许只是喝高了。
  虽然不是真碰到一个人命关天的事,但已经知道自己是个披着华丽学佛外衣的、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了。
  停好车,揣着可以放心的2400元钱步行回家,我第三次来到这个年轻人旁边。这一次,他站起来,双手盘着靠在那棵树干上,头伏在手臂上,似乎在哭。
  脚步依然没停,内心在说“众生好苦啊”。往前走了几步,我想,这时我应该把导师的一些《人生佛教小丛书》递给他,或悄悄放在他身旁——我的车上是备有导师的法本的——想法不错,并且陶醉在自己的想法里飘飘然:多么成功多么离奇多么因缘巧合的传灯啊!写到小说里,是一个非常浪漫的情节。
  可我没这么做,整个过程中,我的行为完全不听从大脑指挥,我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天气太冷,夜深了想早点回家;或许不想多事、一贯明哲保身的处世态度;或许人家独自伤心,并不想旁人打扰,我是善解人意……
  回到家里,再想整件事情,如果这个人真是脑梗心梗什么的,我弃之不顾,和杀人凶手有什么两样?十几年前在广西阳朔,也是这样的隆冬天气,晚上在漓江上观看《印象刘三姐》实景演出,结束散场时因为眼神不好,误把江面当成是通往岸上的路,一脚踏出去掉入漓江,是素昧平生的路人把我拉上来,我的命是被别人救过的。如今学佛的我,却不知感恩不知回报,人性中基本的善良和慈悲都找不到,我根本不是以上的“或许”,我的内心是明确知道我该做什么的,可是我却连续三次选择做了路人甲,我就是一个贪婪自私的小人,连做凡夫的资格都没有!如果刚才是死亡大考,正见完全不起作用,是一定要堕入三恶道的!这一切都是三宝的示现,它检验出我的修学完全没上去,口中讲着“要解脱要出离”,可是导师施设的两套模式几乎没有落实到心行上!
  “精进学修吧,亲爱的师兄,不然你太危险了。”
  ——后怕,自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