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和大家分享一下做辅助员的经历。我自己是12年初开始修学的,那时候自己也没有什么目标,属于“野蛮生长”的状态,再加上工作忙,自己法义理解得不好,也没有信心承担。后来在慧贤师兄的推动下,做了辅助员,一做竟然做了2年,支持过5个班。
  刚开始做辅助员,因为初级班自己没学好,怕和师兄在一起共修太没有“面子”,所以自己在法义上比以前投入了更多的时间。最初正是因为这份“虚荣心”推动自己去好好自修,又参与小组和班级共修,不知不觉增长了智慧,又增长了慈悲心。
  几年前闵行开班,需要辅助员支持。当时我也很犹豫,因为这个小组共修点距离家里二十多公里,后来想想学佛是干什么的?不就是要发菩提心么,众生需要什么就干什么,现在众生需要我去做辅助员,我为什么不去呢?趁着自己工作还比较自由,不积极去积资培福,更待何时?
  后来去了,很受益。这个小组师兄好多名校毕业,在法义理解上很深入,同时喜欢提出比较“刁钻”的问题,逼我做好“理解接受运用”。这个小组经常共修到深夜,其中有位师兄住得很远,叫不到车,自己就开车送他到家门口,路上他把自己的困惑一一分享,我一一解惑,他的疑惑得到及时解决,信心更坚定了。
  共修回家一般都是11点多,师兄们小组共修时的“头脑风暴”余音缭绕,伴着夏日的凉风吹拂,满心欢喜,让我忘掉了忙碌了一天的疲倦。另外也增长了带班经验,每次共修看老的辅导员面对不同师兄的分享,如何引导,如何进行三十分钟讨论,同时也学习如何开班委会。就这样100天的循环,心量逐步打开,慢慢学会接纳不同师兄的缘起,帮助师兄解决困惑,慈悲心得到成长,对导师的法的信心也得到了增长。
  后来又支持了一个外地网络班,挺新鲜的。外地师兄很热情,总把我当成“师傅”。因为自己同喜班的课程跟过一次小组共修了,有点慢心,只是在小组共修的时候网上“露面”,其他也没有做很深的联结。我本来可以多做些事情,比如:要求师兄们看的遍数、列出当期法义提纲、提前准备小组共修的题目、示范如何进行班级分享、示范如何用八步骤等等,但是一件也没有用心做。现在想想,很是后悔。
  当时我的心理就是,小组共修时自己可以“应付”下来,同时让师兄们感觉不错,我这个义工很“行”,就可以了。我完全是以“自我为中心”地做义工,“中心”没有转移,助长的是凡夫心。同时我还有另外的心理,“我做了义工,我很高尚,我很优秀”,后面是巨大的“走形式”,满足重要感、优越感的需求,张扬了贪心。希望师兄们引以为戒,不要像我这样做“亏本买卖”——出离心和菩提心没有得到长养,凡夫心却得到大大的增长。
  学佛的路很艰难,很幸运一路坚持走到今天,我想刚开始的时候对于导师的“高瞻远瞩”是看不到的。但是没关系,先“傻傻地做”,心长期在这种善所缘中,就会被慢慢打开,假以时日,必会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