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家庭沙龙

文│智向

  清明节到了,阳光明媚,春风劲吹,早晚还透着些许凉意。春节后第一个小长假,很多人早就谋划着去哪里踏青,而有些人却想远离处处人满为患的浮躁。
  清明节假期的最后一天,2018年4月7日,十几位上海朋友相聚一堂,同品酥油茶,制作酥油灯,共谈藏文化,度过了一个充实而美妙的下午。
  下午1点,义工师兄早早来到沙龙现场开始布置。桌子摆成什么样,分几个组,谁负责签到,谁负责烧水倒水,投影仪怎么连电脑,音响怎么没声音,地面有点脏,需要吸尘器……师兄们七手八脚忙个不停。很快,家庭沙龙的会场就布置得有模有样了。哦,对了,还有点心,是一个桌上放一点还是统一放在前面,什么时候茶歇,酥油茶什么时候品尝,负责义工指挥若定,一切都像预先设计好的一样,但似乎又能看到灵机一动的创意。
  “差不多了,我们赶紧做个前行准备吧,一会儿该有人来了。”智声师兄说到。于是,大家赶紧围坐在方桌周围,做了简单的前行。果不其然,刚结束,就有一对父子来了,我一看表,还不到1点半,他们说,从浦东过来路远,怕堵车来晚了,就出门早。说话间,又进来一位女士,一问,竟来自松江!真是路远的反而早到。不过,今天还在假期,天气也不错,早点出来也不枉这大好春光。来宾们鱼贯而入,2点整,我们的沙龙准时开始。
  今天的主讲人慧斐师兄面带微笑,宣布了本次活动的主题——品酥油茶,制作酥油灯。在座的朋友先自我介绍,认识彼此。有年过花甲的老人,也有刚及垂髫的少年,有计划西藏游的男士,也有喜欢藏文化的女生,有虔诚的佛子,有职场的新人,有独自来寻求安静的,也有结伴来共享愉悦的。义工师兄们对来自不同地方、不同因缘的朋友表示热情的欢迎。
  慧斐师兄的讲解从西藏文化的一角——供养开始。西藏人很重视供养,而供品一定要来源清净,不同供品有不同的寓意。基本的供品一般有香、花、水、果、灯。原来供品还有那么深的含义:香代表生命生生不息,勤修戒定慧;水代表内心清净;灯代表智慧光明,自觉觉他;花、果代表因缘因果,六度万行、修得善果。其他师兄和来宾们大呼“涨姿势”了!
  接着开始做酥油灯。每张桌上有一个小电炉,一个铜壶,几包酥油,两把捻子,十几个灯盏,两块抹布,一把剪刀,一个打火机。该从哪儿下手呢?慧斐师兄曾在西藏待过4年,后来也经常去西藏,谈论起来如数家珍。他简单介绍了制作流程,自己先做示范。酥油在铜壶里化开,顺着捻子的尖缓缓倒下,尽量让灯盏装满油。他还提醒大家注意,一是捻子要插紧,二是不要烫到人。
  听起来简单,但轮到自己动手还是充满了激动、好奇、担心。先把酥油从袋里挤出来,放进铜壶里,用电炉加热,等油化了,用毛巾垫着手,拿到自己之前插好捻子的灯盏前,看准了捻子的位置,从尖上倒下去,不能太快,怕溢出来,也不能太慢,油会顺着壶嘴流下,滴到桌子或地上,技术就在速度的掌握上。还要考眼力,要盯着油面的上升,刚好与灯盏的边沿齐平。
  一次次的浇注,一副副专注的神情,夹杂一阵阵欢呼。第一盏不满意,没关系,每人可以制作三盏,因此,大家也没有遗憾,一盏比一盏好,心情也如酥油充进灯盏里一样,圆满、欢欣、鼓舞。而当慧斐师兄说,每人可以带一盏自己制作得最满意的酥油灯回家时,大家更是乐开了花。
  在等待酥油固化的过程中,大家或起身继续品酥油茶、吃点心,或走到墙边,翻阅书架上济群法师的人生佛教系列丛书,或相互交流制作体验,或询问西藏游的路线和攻略。热情的觉安师兄邀请来宾们加微信群,坐得近的师兄相互也加了微信,这场景让我想起西方的家庭酒会,不同的是少了舞蹈和香槟。
  一下午的时间,大家相互间已经如老朋友般。谈笑间,酥油灯里的酥油固化了,来宾们也陆续告辞,每人都带走了自己做的酥油灯,少则一盏,多则三盏,有的还请了几本济群法师的小丛书。临别时都依依不舍,询问下次时间。无论是师兄还是来宾,无不充满欢喜,热切期待再次相聚。
  义工结行时,师兄们默默祝福,愿一盏盏酥油灯点亮来宾的心灯,扫除迷惑,身心安乐,让光明洒向四面八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