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给大家分享的是,我走上辅助员、实习辅导员义工岗位后,个人在生活、工作中的成长。
  当我进入同喜班初尝法喜后,十分兴奋,变得乐于传灯,逢人就宣传三级修学。同时,在各种义工岗位积极投入自己的热情,认为只有佛法事业才值得我去做,其他世俗的东西要看淡一些。因此,我放弃了娱乐及以往的社交活动。逐渐地,连工作上应该做的事情也变得消极对待,并将“出离心”的法义与当时的心行结合在一起,认为只要在世间过多地做事,必然产生粘著。
  辅助员选拔,一开始我没有报名,认为自己并没有准备好,自己的修学需要花很多时间,哪里还有时间去引导其他师兄?其实,我的潜意识里只想保持自己舒适的修学节奏,不愿意受到其他事情的干扰。后来在辅导员慈成师兄的善巧引导下,我才勉强报了名。现在看来,当初的“出离心”夹杂着很重的凡夫心,是被高尚外衣包装过的凡夫心。
  从辅助员到实习辅导员,我的内心也在不断调整。最初只关心结果,为了能让师兄们掌握法义并按照模式分享,我像培训机构的老师一样提出各种要求,让师兄们感到压力山大。由于只看结果,做事并没有成为慈悲与智慧的修行道场。通过参加辅导员培训、传帮带,我重新理解了辅导员的定位。认识到如果用凡夫心做事,成就的还是凡夫心,唯有以无我利他的角度来审视自己的用心,才能将佛法运用到生活的各个方面,比如观众生苦、无常、每个众生的起点不同,等等。
  现在的我开始学着站在师兄们的角度去理解他们的缘起,而不是用自己的设想去要求他们。我会检讨自己心行的过失,以及自己是否符合佛弟子的行仪。这样的心行提升,也让我在工作岗位上重新找回工作的意义。
  我自己创建了一家公司,经营了8年。职业疲倦在我内心已经显现,害怕与陌生的公司打交道,不想接电话,不愿低声下气求人,每天面对着繁琐的事情只想逃避。因此,做事中,我逐渐变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没有事。合作伙伴看在眼里,却碍于面子不好直接指出,而我心安理得地躲在“佛法修行”的帽子下面偷懒。这真是应了鲁迅先生笔下的“阿Q精神”。
  当我带着辅导员的心行来检查现实生活中的自己,我发现了自己内心的自私、懦弱和我慢。比如:一、自私体现在怕辛苦不愿出差,却冠以会影响修学之名。事实上,很多师兄每天花在路上、工作上的时间都远远超过我,而修学和义工行却比我更精进。二、懦弱体现在不愿意给陌生的客户打电话,怕被拒绝后自己内心不舒服。想想每年静修营对接的义工师兄,不知要打多少个电话,会遇到多少困难,他们却始终保持着慈悲心;三、我慢体现在自己干不好,还嫌弃别人做事的方法,总认为自己的建议是最高明的。我想到传灯法会上,师兄们一次次地点燃被风吹灭的蜡烛却毫无怨言,并没有认为自己所做的事是卑微的。
  经过辅导员义工岗位的锻炼,我觉得应该将家人、朋友、同事、客户、供应商当成自己修行的对象,学习菩萨的六度四摄,让众生欢喜,然后引导大众接触佛法。唯有这样,才不枉费导师的一片良苦用心,也才能将座上修、座下修结合起来。
  我认识到,只有用佛法检验自己的生活、工作,才是修行的真正开始,而这一切都来自于辅导义工岗位的心行提升。否则,我永远无法看清自己的缺陷。
  现在,我每次与客户会面都会带上导师的法宝结缘对方。当干着最辛苦最累的活时,我会告诫自己,为了利益众生,这些事并不苦。当拿起电话,我会在内心默默告知自己,电话的那头是和我一样的众生,我要修习爱语,修习慈悲。
  生活、工作都是修行的道场,如何将修行的成果更快地惠及到那里,这就需要换档。如果把同喜班比作修行的一档,那么进入辅助员义工岗位就是二档,实习辅导员义工岗位就是三档,依此类推。当我们能在日常生活中普遍地运用佛法并获得利益,那么才能生起更大的信心,修学路上才会资粮充满。
  最后,欢迎师兄们积极报名辅助员选拔,三级修学的义工岗位将迅速把我们打造成真正的菩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