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觉得我脑子有问题,自己得病了,丈夫突然离世了,这些都是多悲哀的事!怎会觉得幸运?
  我所指的幸运,是因为如果没有这样的因缘,自己根本不会走进三级修学,不可能一心一意停下来真正投入佛法的修行中。丈夫离世,自己得癌症,这是不会改变的事实,一切源于因果。如果没有信仰,此刻的我将会怎样?所以我感恩一切,接纳一切。
  和丈夫一起打拼十年,因为做的是房地产,所以繁忙的应酬根本停不下来。2017年,他去北京出差,突然,我接到同行朋友来电:丈夫因脑溢血,被发现时已经离世。简直如晴天霹雳!当时我正开始化疗,这个致命的打击,使我萌生了放弃治疗随他而去的念头。在家人的陪伴看护下,我浑浑噩噩地勉强完成化疗,但心是空的。直到2017年7月,遇到观睦师兄,带我参加读书会,接触三级修学。
  开始我是强迫自己去的,并不太热衷,只想把时间填满而已。参加几次菩提沙龙和读书会后,很快就进班了,有师兄说,他们等进班已等了大半年了。佛菩萨多慈悲!听到我呼救的声音,我是多么幸运啊!
  进班后,在师兄的关爱中,我每天做定课,修学法义。由于身体原因,总担心自己会半途掉队,所以就跟师兄们约法三章,一旦我有惰性,要把我拉回去,别让我有借口。感恩各位师兄,他们盯得我好紧。我从内心惶恐到平静,再到接纳,也花了一点时间,虽然自己平时总有各种原因不够精进,好在三宝加持,我们班、我们组的师兄们个个很努力,使我觉得不应该落下。不知不觉中的改变,让身边朋友看到我的乐观积极,他们关注着我的微信群,纷纷来信鼓励和赞叹。因此,向他们传播佛法也变得好容易。
  2018年4月我的心态已经完全康复了,身体却面临又一次挑战,癌症复发,又要化疗了。
  毕竟是凡夫,我还是难过了两天,记得那天是周五,要回香港做化疗前的准备,班级共修没办法参加,班级群里布置的功课是导师的一场三个小时的法会,主题是《心灵创造幸福》。我仔细听了三遍,感觉慈悲的导师是专为我在说法呀!我中了第二支毒箭,怎么就这么傻呢?负面情绪只会让身体更糟糕。为什么我不能接纳自己的现状、紧靠三宝?导师怎么说我怎么做,不就啥事都不怕了吗?我豁然开朗!
  虽然身体仍需要化疗,但我的心态已经非常棒了。姐姐说我有神经病,人家病了怕得要死,一蹶不振,我还乐呵呵地在网上晒这个晒那个。我想告诉大家,我的内心是平静的,不能说非常喜乐,但还是有点喜乐的,是三宝加持了我,是导师在我又一次遇难时给我说法,感恩啊!!
  现在我担任传灯班委,不但自己努力修学,还将佛法推荐给身边亲友,远至加拿大的朋友,告诉他们信仰的力量,鼓励他们参加当地读书会。上海的朋友也愿意在5月1日和我一起去西园寺聆听导师的教诲。我觉得自己是充实的,内心强大了,感觉第二次化疗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了。这个转变,是慈悲的导师用一场法会带给我的,导师还有好多法宝,我真不怕了。未来的路还长,我发愿:要让身边更多的朋友接近三宝,走进三级修学。
  亲爱的朋友们,我愉悦的内心就是修学佛法后的最好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