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生在一个非常传统的大家族,父母祖上都是地主。言谈举止中,家族的长辈们一方面有着书香门第的优越感,另一方面又带着文革时期挨整的恐惧感,活得非常纠结。
  可想而知,我的童年之不幸!母亲不愿意我跟村里的小伙伴一起玩跳高、下河之类的游戏,理由是我家是书香门第,要有知识分子的高贵和矜持。因此,小时候的我很孤单!
  至于在家中,又会被一再告诫:站要有站相,坐要有坐相。并且还常常强调,“如果不这样子做,就不是好孩子,就不可爱、不漂亮,没有人喜欢”。所以,青少年时期我就很叛逆,讨厌父母对我不合理的约束。
  后来我生下了女儿,从她出生的那刻起,我就下定决心要给她自由自在的成长空间,以及有质量的家庭教育,绝对不能误导她。
  于是,我阅读了大量育儿及心理学方面的书籍,同时还带着女儿阅读大量国外的儿童绘本,一年上千本,并且带她到全国各地旅游,就为了扩大她的心量,扩展她的眼界。
  过了几年之后,我发现我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女儿懂的知识虽多,但没有约束,不懂得体贴别人,经常把自己的所闻所见转变为各种理由,就为了达成她的个人目地,并且欲望超级大!
  举个例子:五岁时她已经会阅读,之后不管在任何地方看见好吃好喝好玩的广告,她就要你买。如果你跟她解释了不能购买的理由,她不跟你哭,也不跟你闹,而是找出各种理由,纠缠你一两个小时,吵得你头发晕,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如果我哪天拗不过随口答应了,过段时间可能自己都忘记了,然而她还记得清清楚楚,到了那一天就会说“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你答应过给我买某某东西,大人说话要算话啊”,此时的我除了无言以对,还能怎么着?
  再比如:繁华的香港、上海去过了,有历史底蕴的首都北京去过了,山区少数民族贵州瑶寨也去过了,便成天吵着要去南极旅游;飞机坐过了,高铁坐过了,便吵着要坐宇宙飞船。就连我们单位的同事都知道我有一个超级难缠的女儿,经常关切地问我,“你还好吧?”
  去年八月份,我参加了三级修学。在班级共修、义工行时,我都刻意带上她。耳濡目染之下,她果然有所改变。修学初期,我说话态度稍微重一点,她就会说,“你们班级共修结束后读诵的《健康生活五大信念》,要讲给人带来幸福和快乐的话,你这么凶,你没有做到啊!”盯着别人的缺点,是她惯用的伎俩。
  一转眼,大半年过去了,我惊奇地发现自己很少凶巴巴地对她说话了,她也很少怼我了,还知道关心人了。上次去北京路买衣服,服装店里只有一张凳子,她对服务员说,“阿姨,我妈妈没凳子坐,你能再搬张凳子过来给我妈坐吗?”
  我洗完澡裹着浴巾从卫生间里出来,她说,“妈妈,快穿上衣服,小心感冒。”
  她不仅会关心人,思考问题的角度也不一样了。前两天她看到小时候上过的早教中心拆迁得只剩下满地垃圾,就说,“这里以前是个挺快乐的地方啊,看来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是不断变化的!”
  她还时不时蹦出一两句诸如“活着为什么?”“何为幸福?”之类的话(从读书会上听到的),甚至引起了我妹妹的注意。我妹妹之前并不认可我的修学,现在发现我女儿变得有智慧、温暖了,她也有意参加读书会。就这样,女儿无意中成了小小传灯手!
  深刻地反省自己:在进入三级修学之前,我心中无大爱,并且片面地采取西方的教育方式,无意中纵容了女儿的欲望,苦了女儿,也苦了自己。
  通过这么多年育儿方面的摸索,我深刻地领悟到导师说的那句话:“我们先要学习东方关于如何做人的文化,再学习西方如何做事的文化,将两者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你的人生就完整了!”
  感恩三宝加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