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态度模式的反思(1)

  在十八字方针中,前六个字是态度模式,即“真诚、认真、老实”。
  为什么要真诚、认真、老实?导师说:“当今这个时代,就是一个不真诚、不认真、不老实的时代,这种习惯和学佛完全是背道而驰的。事实上,这正是很多人修学难以相应、不得受用的症结所在。”
  具体表现有哪些呢?导师说:“不真诚,就会目标不清,不知学佛是为了调心治病;不认真,就会浅尝辄止,就像用药剂量不足,难以生效;不老实,就会四处攀缘,今天接受这种治疗,明天尝试那个配方,尚未看到疗效就不了了之。总之,没有真诚、认真、老实的态度,是不可能药到病除的。”
  总结起来,就是三条,一是没有真诚地面对自己的疾病,即以我执为基础的贪嗔痴病毒;二是没有认真地深入思维,认真地对自己的凡夫习气追究到底;三是没有老老实实地按照导师设置的系统进行修学,比如定课,比如闻思三遍以上,比如参加小组共修、班级共修,比如检讨自身过失等。
  那么,我做得怎么样?
  首先,我真诚了吗?
  以前,我看过一个希腊神话,故事中有一个人叫西西弗斯,他触犯了众神,诸神为了惩罚他,便要求他把一块巨石推上山顶。由于巨石太重,每每未到山顶就又滚下山去,前功尽弃,于是,西西弗斯就不断重复,永无止境地做着这件事。诸神认为,再也没有比这种无效又无望的劳动更为严厉的惩罚了。西西弗斯的生命就这样慢慢地被消耗殆尽。
  我觉得,人类的悲剧很像这个故事。人类总是在贪嗔痴的作用下不停歇地向外攀援。即使短暂地拥有了健康,却因贪财、好色、饮食不当、懒于运动、不良情绪等毁坏了身心健康,直到完全耗尽这期生命。贪嗔痴就像那块巨石,让我们在生生死死中,一次又一次地失败,没有一次成功。
  分段的生死是一个阶段性的轮回,每天每天的相似相续也是一个轮回,甚至一念一念也是。导师说,轮回是一个完整的链条,轮回是一种低级重复。确实如此啊!
  我也如此,总是不由自主,总是后悔,总是觉得人生不应该这样过,却总是找不到简单又有效的方法。
  直到进入三级修学后,我隐隐约约地觉得,这是一条简明的大道,这就是我想要的。尤其是看到导师在十六字窍决中说的“重复”时,我眼前一亮。我找到了对付凡夫心的有力武器。
  以前,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有了正见,还是没有力量?为什么做起来就那么难?
  导师把答案摆出来了,“重复不够。”导师举了一个吃肉的例子。他说,当我们接受了某种正见后,可能会发心不吃肉了,但闻到肉味还是觉得很香,为什么?导师说,观念的改变是比较容易的,但深入到生命品质就“没有那么快了”,甚至需要“千万次地重复”。
  我想起导师在自述中讲过的一个经历。一次,他不小心喝了肉汤,后来一直吐。我觉得,这就是生命品质的不同。导师曾说他几乎无梦,印光法师也说过,他一般无梦,即使有梦,也无非佛事。我觉得,这就是我等妄想杂乱的生命,跟僧宝清净生命的不同之处。
  每次见到导师,我都会很感叹,圣者的生命是如此不同。不粘著的出离心,可以让一个人的生命如此洒脱纯真;深深的慈悲心可以让一个人的生命如此美妙柔和,两者的结合可以让一个人的生命如此光彩照人——仿佛皎皎的月光笼罩着大地,时间慢慢静止。三宝啊,三宝,确实稀有难得。
  我每天忆念导师,倾慕之心油然而生。
  导师清净的身语意给了我信心,让我明白圣贤不仅仅是一个传说。虽然,我每天都在忆念导师,每天都在“慕灭”,但差距依然像天堑般,不可逾越。
  在前三四年里,我甚至都没有把我执当作敌人。也就是说,我所谓的“真诚”,还是以强大的凡夫心为基础。我执就像大地,无形的地心引力牢牢地攫住了我,我甚至连挣脱它的想法都不曾有过。
  导师一直在说“我执”,一直在说“贪嗔痴”,我一直在听,一直在学,甚至也在“分享”。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该去反思“我执”了,该去对治“我执”了。
  没有对“我执”开刀的修学,也就是假真诚而已,或者说真诚的程度,是极其有限的。
  回想起开学的时候,导师说:我们修学,对治凡夫心,好比是在伪政权的统治下,要想推翻伪政权,是不容易的。
  确实,要认识到生命的过患,要真诚地面对自己生命中的过患,其实是不容易做到的。
  虽然,路漫漫其修远兮,但因为有真诚的态度,我总算有了良好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