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能不能认识到佛法的价值,能不能认识到佛法的重要性,这个跟每个人的根机、素质、慧根,是有一定关系的。当然,我们除了说明这方面的原因之外,我们同时还要本着慈悲的角度出发,我们如何启发,我们要去启蒙,佛法的智慧虽然高深,但是我们要像佛陀的慈悲一样,通过各种各样的方便,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各种各样的表达方式,去引导无数的众生,最终他们能够导向生命的觉醒。事实上这里展示的是一个慈悲……”                            
  读了导师这一段在鹿野苑的开示,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思及我的六亲眷属、同学朋友,以及曾经相识或不相识的人,再回顾我以往的行为,真的有如自了汉:认为现在的自己能力有限,把自己关在象牙塔里;又认为众生愚痴刚强、顽固执著,沉溺五欲之乐、杀生祭神求福,便心灰意冷,生不起度他们的热情,总以为他们善根不够。
  我还经常想“先以欲勾牵,后令入佛智”,任由他们做一些福德等善事,而没有运用慈悲心去启发、去启蒙,也没有“通过各种各样的方便,各种各样的手段,各种各样的表达方式,去引导无数的众生,最终能够导向生命的觉醒。”致使有些人误入歧途,进入外道。
  每当想到这些,不免惋惜感叹,但时过境迁,我又依然故我。每天随着僧团的作息时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总认为自己也在做“上求佛道,下化众生”的工作,殊不知,身边就有很多急需我慈悲与方便度化的众生,我却忽略了,任由他们自己去认识佛法,善根因缘渐行渐远。
  经过这番自我审视,我意识到自己的慈悲心不够,总认为先得充实自己、完善自我,才能度化众生;总认为那些还不认识佛法,没有进入佛门的人,大多有他们自己的一套理论,甚至可能排斥佛法。对于这些人,我清楚地知道,他们当中不乏善根深厚的,只因我的慈悲心不够、耐心不足,使他们于佛法之外浪迹天涯,找不到心灵的皈依处。
  同时,我也想起曾经读过的《佛陀十大弟子》中,说法布教第一的富楼那尊者劝告声闻人的话:正因为五浊恶世,弘法度生是艰苦的事,更应该勇猛精进地去完成这一工作。我们应当怀着无限的慈悲心,在众生身上,庄严自己的净土,把佛陀的法音布满人间,这是我们出家人义不容辞的责任。为了弘法,像行云流水那样,到处漂游,到处为家!
  所以,我告诉自己,娑婆世界虽有不尽理想的一面,但决不能被这些困难吓到。佛陀当时的社会背景难道不比现在复杂?种姓制度的不平等,外道思想盛行,但佛陀照样精进不懈,追求真理,成佛后广度众生。我实应效法佛陀,有追求真理的勇气,有慈悲方便度众生的智慧。
  导师说:“佛法这么好,而知道的人却这么少。”为了让佛法能够更好地传播,为了让更多众生有解脱的希望,我必须要有足够的慈悲心和耐心。  
  最后,感恩佛陀!感恩导师!感恩这一群共同修学的伙伴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