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总会遇到与自己观点不一致的人,学佛前的处理方式一是淡化——奉行明哲保身,大不了评论一番。二是忍住——虽关乎自己,但也应求同存异。这是教育使然,虽然有时很委屈,有时也会忍不住,好在这种情况不多。所以,自认为比较包容、接纳,对自己的处世方式比较满意。
  进入三级修学后,发现分歧依然存在:所在的班级、所带的班级、每一个义工岗位。显然,我们并没有因为佛法是出世间法而避免分歧。还好,磕磕绊绊走过六年,也越来越明白:所有矛盾都源于我执,与你相左的人,其实是来成就你的菩萨。
  所在班级有一位觉正师兄,性格热情爽朗,人未到笑先闻,人称“欢喜菩萨”。但一开始,她并没有入我的“法眼”。原因很简单,我喜欢文静,对“淑女型”情有独钟,爱笑的她不符合我的标准。相处中,越来越发现她恰恰弥补了我主动性不足、热情度不高的短板。特别是她的一次义举让我震撼。
  一位师兄的母亲往生后,她为老人清洗身体。老菩萨卧床多时,早已不能自理,身体溃烂流脓,床垫就是沙土。生活优裕、衣着讲究的她,在乡村寒冷的深夜里,用了几乎十盆水,细心为一位老人善后!她做得那样自然平静,没有一点嫌恶。她说:“对任何老人,我都能这样做!”
  这是怎样的慈悲、大爱、平等?自诩温雅的我难以望其项背。因为震撼,心里的标准自然瓦解,也更加赞叹她的付出:为了修学,几乎放弃美容店的经营;股骨头坏死却坚持带两个班、支持一个班;她还是传灯高手,接引多名师兄入学……相比她的大力具足,我的福报和承担严重不足,更缺乏她灿烂的笑容和朗朗笑声,她不就是我的菩萨吗?
  还有佛秀师兄,貌似学历低、教理基础差,但做事却很圆满:她对父母非常孝顺,是远近闻名的孝女;做生意重义轻利、乐善好施,同伴们习惯“有事找老梁”,她是宣武市场的“多管局长”。学佛后,生命品质更是直线提升。
  学到《佛教的财富观》,正值某地受灾,她二话不说就寄去上百件衣物。老人走进她的服装店,一律成本销售;残疾人和生活贫困者,价格则由他们说了算,佛秀师兄不还价;她也是传灯高手,同行羡慕她生意好,她总是底气十足:要想生意好,就过来和我一起学佛!作为慈善义工,师兄们的大事小事她都挂在心上……她的学历也不符合我的“标准”,但她的生活与佛法已经水乳交融。再看看我——虽法义琅琅上口,与人分享也能“信手拈来”,可佛法与生活经常断成两截。她善根深厚,打破了我对学历和职业的设定,即使不修行,她的生命品质都不知道要超过我几座山!她不就是我的菩萨吗?
  六年的相处,与师兄们愈发“日久生情”,他们经常出现在我的观想中。我发现每一位师兄都让我看到不足,以及需要学习的地方。他们都是久别重逢的亲人,都是我的菩萨。
  所带班级的师兄就没有这样幸运了,特别是做辅导员初期。有一位男师兄蓄一头长发,脑后垂一根辫子,一开口就滔滔不绝,第一眼就感觉他很“异类”,显然不符合我的“标准”。后来他违缘重重,我也付出了诸多努力。当时自以为尽力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我没有看到他“异类”背后有着原生家庭的创伤,没有理解他是在用另一种方式呼唤关注,其实他更需要爱。
  我有时自问:如果他没有一头长发,我是否会更加尽力?这个原由似乎很小很可笑,却让人感觉很可悲。它照出了我的设定无处不在,分别心让我误解了这个世界,伤害了许多众生。
  还有一位很有发心、很有能力的女师兄,患严重的焦虑症,我经常抽时间陪她聊天,舒缓情绪,但终因智慧不足、心力不够,松开了她的手……而她在休学前为我们进行了NGO的注册,为所有师兄留下了一份厚礼!那时她已经连续多日彻夜不眠、心力交瘁。如果我的陪伴再耐心、再持久一些,她会不会留下……
  这些重逢的亲人又失散了,留下很多遗憾,让我心痛。深深忏悔在带班过程中,由于缺乏智慧和慈悲,有意无意给师兄们带来的伤害。
  做义工的过程,也是历境炼心的过程,师兄们年龄、背景、职业各异,更需要理解包容、自他相换。有一次因为开班,我觉得所在义工团队的师兄很“委屈”,在电话中与另一名师兄交流。她让我听她把话讲完,我的情绪一下就起来了——我在现场,更了解情况,你要先听我讲完!事后才知道,她当时正在遥远的迪拜机场陪生病的女儿挂水!那一刻,我看到自己真是病入膏肓!
  还有一次,一位很能干的师兄突然提出不再承担,我当时就生起不快,心想眼下正需要熟练义工,怎能说走就走?后来了解到她的身体和家庭情况,感到很惭愧,特别在自己深受颈椎病困扰时,更生起同理心。此类事情很多很多。好在师兄间“不记仇”,哪怕当时争得面红耳赤,事后都能检讨自己。这是与世间共事的最大不同,也是佛法的不可思议之处。
  带着情绪、期待、设定,众生可能都入不了自己的“法眼”。温文尔雅与热情欢快,哪一种性格更好?认真严谨与风风火火,哪一种风格更好?春夏秋冬,哪一个季节最好?菩萨与金刚,哪一种更能摄受众生?现在终于知道,其实都好。如果众生根机相同,佛陀无需八万四千法门、四十五年辛勤教化。只要没有解脱,每个生命都是有漏的。魔性和佛性共存,关键在于理解接纳的心。就像一张白纸呈现在眼前,你是看到白纸的平整洁白而心生欢喜,还是紧盯其中的小黑点不能释怀?世间尚且“瑕不掩瑜”“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对师兄更要观德莫观失啊!
  即使没有情绪、期待、设定,还有无明。我没有见道,看不清缘起,看不清宇宙人生的真相,只是在一些相上打转,肯定没有资格“教导”别人,妄自菲薄会以盲导盲,滋长我慢,加速轮回。我是凡夫,所谓的标准只是自己的臆造,不如理也不如法。再者,一切都是唯识所现,有什么样的心就会看到什么样的世界,如果众生在我心里缺点累累,那绝对是我心里尘垢遍布。苏东坡在佛印和尚眼里是一尊佛,而佛印和尚在他眼中则是一堆屎,自以为修为高。境界高低不言而喻。我也要时常问自己:众生在你眼里是什么?是否有对立?
  佛陀怎样看众生呢?“随作何过,佛不责余,咸谓已作此缘,今生此过也。”接下来就是为其说法,令其解脱。导师又是怎么做的呢?创立三级修学,利钝全收、三根普被。这么多年,视频中的导师和“真实版”的导师都是那么慈悲轻安,没听说过导师大发雷霆。
  我该怎么做呢?不接纳别人,将处在二元对立的世界中,品味“世人皆醉我独醒” 的孤独愤懑,身边的例子比比皆是。 所幸通过修学,能不断帮助调整心行,感恩心、恭敬心不断增长。特别是通过上士道“如何守护菩提心”的学习,一下懂得了嗔菩萨的过患。目前没有智慧看清谁是菩萨,那就恭敬一切众生吧,这样比较安全。因为一切众生都有佛性,都是未来佛,特别是同修师兄,成为菩萨的几率较大!
  所以,我发愿谨言慎行,不随便评论他人,一是可以保护自己,避免造下诽谤菩萨的罪业;二是可以保护做事师兄的发心;三是也能保护交谈的师兄不造恶业。当然,不议论,不同于世俗的明哲保身,我的发心是从清净的语业做起,净化内在和外在的环境。的确,现在内心越来越清净。说了许多,归纳起来就是“检讨自己、随喜他人”。 赞叹导师把甚深智慧简化成区区八个字,可操作性极强!
  不一样的菩萨会带来不一样的对境,感恩他们都在向我呈现不同的心灵世界。越来越发现,其实所有的师兄都在助我修行——有令我高山仰止精进不辍的,有帮助我对治清高傲慢的,有帮助我对治不接地气的,有向我示现病苦警醒暇满易逝的。即使有不善行为的,也在警醒我千万不要这样做!总之,都在成就我。
  不一样的菩萨还有很多:小猫、小狗,法界一切众生都是。心量有多大,身边的菩萨就有多少,感恩就有多少,受益就有多少!感恩所有的遇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