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了解别的辅导员初次上岗是不是和我一样也有一段纠结、忐忑、成长、收获的曲折过程,而我确实经历了这么一个戏剧性的转变过程。下面我就如实地把自己承担实习辅导员三个月来的心路历程和大家做个分享。

  纠结

  虽然已经做好了承担实习辅导员的准备,也在面试时信誓旦旦地表了决心,但一接到马上要上岗的消息,心里还是纠结了好一阵子:怎么现在就要上岗?怎么会这么快?因为自以为我们这批刚培训的辅导员是明年才上岗,我还有足够的时间做岗前准备。这一突如其来的决定,完全打破了我原先的设定,让我措手不及,把我预备利用两个月来缓冲、调整的打算彻底推翻了。

  从那时开始,我便陷入了压力和不快之中:压力一,自己之前学习态度不够端正,没有真诚、认真、老实地思维法义,自然法不入心,结果像漏器那样,边学边漏,学过的课程就像没学一样。近段时间虽然转变了这一修学态度,学习比以前精进了,然而只是临时抱佛脚的努力,对法义的积累还是不多,底子薄,内心不踏实。压力二,所带班级学员来自各个阶层,有学历比较高的,有年轻有为的,有社会经验丰富的,有涉猎佛学多年的……我虽然是教师出身,但面对的都是些可爱、单纯的孩子们,现在却要面对一群有一定阅历的成年人,对于在正规场合说句话都发抖的我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几天来,我被这些压力所带来的不快折磨着……

  忐忑

  几天后,我不得不硬着头皮战战兢兢地上岗了。记得那天,早早地吃了晚饭,带上精心准备的材料来到了共修地点。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师兄们陆陆续续地来了,我却开始紧张,心"砰砰"直跳。资深的支持辅导员和辅助员的到来,不仅没让我缓解这种情绪,反而令我更为忐忑不安。因为这位支持辅导员常年带班,又经常带好几个班,所以每一课的法义都了然于胸,几个辅助员都是班级里的精进分子,有这么优秀的辅导员团队的支持,我本该高兴,为什么却有发怵的感觉呢?原因是我执在作怪,强大的凡夫心在作怪,担心自己法义说不完整丢面子,担心有人关注使我不自然等等。正是这种错误的认识,无形中又给自己增加了一个莫名的压力,让本就不是很安定的心,更加不安定了。

  基于以上因素,第一次带班共修,尽管做了充分的准备,但还是出现了许多不足。两个小时下来,整个人神经紧绷,心里诚惶诚恐,身体僵硬不适,语言平淡苍白,动作机械呆板。因为自己传导的是这种不良的状态,刚进班的新学员们也都是正襟危坐,紧张兮兮,感受不到共修的法喜,可以说是一次不尽人意的共修。

  成长

  第一次共修就在这样的状况下结束了,心里有说不尽的气馁,是继续带班,还是退出辅导团队?这种情绪刚刚生起,辅导团队就给了我温暖和力量。半小时共修,他们鼓励我、安慰我,给我提了很多宝贵的意见和整改的方向。晚上,我辗转反侧,不断地回顾共修的场景,回忆导师的开示和辅导团队的建议,终于找到了症结所在:原因是对辅导员岗位的定位不明确,心态没有调整好,还是以世间做事的心来承担这个殊胜的岗位。

  要改善目前这种状态,就必须弱化我执,放下面子,以学习者、服务者、分享者和陪伴者的心态参与其中,才能放松、坦然对待每次共修,才能更好地陪伴好每位学员。做了这样一个观修和调整之后,第二次共修,心情果然没那么紧张了,其他方面也有了改善。接下来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在辅导团队的协助下,我渐渐地进入了状态。

  收获

  时间过得可真快!一转眼,三个月过去了,辅导团队撤走了,我就像羽翼未丰的雏鸟,在团队师兄的庇护下成长起来。我收获到了承担的喜悦和成长的快乐:现在的我虽然还不是一个非常合格的辅导员,但已能独立带班,而且还能处理好班级发生的一些事务;其次,为了能够完整准确地与新学员交流法义,自己修学上比以前精进了,思维法义的时间多了,同时还能运用过去不怎么用的八步骤来修学,也能用所学法义调整心行;其三,在自己班级修学时,过去总靠已写好的稿子分享心得,现在却能脱稿表述自己的感受,语言丰富起来,思维也有了条理性;更重要的是,我养成了一个爱学习的习惯,把修学提到了重要的日程,贪嗔痴的机会少了,烦恼也就远离了许多。所以,与其说是我在服务这个团体,服务师兄们,不如说是这个团体、这些师兄们在促进我、帮助我;看似我在做事,其实是事情在成就我、历练我。我想这就是"让做事成为修行"的真正含义吧。

  过去我对"辅导员是成长最快的义工岗位"这句话理解得不是很到位,但通过这几个月的承担,我深刻地感受到,承担辅导员真是最大福利:首先,听着师兄们真诚的分享,看到他们因法雨滋润的变化,感受到佛法的强大力量,进一步强化了我对佛法的好乐之心;其次,遇事懂得观照,调整自己的不良心态,把所学法义切实和生活联系起来;更重要的是增长了慈悲心和感恩心,懂得去体谅和关爱他人,同时激发了我积极承担、利益他人的热情。

  有了这样的收获,自然每次共修都是一种期待和欢喜。由此,我深刻地认识到辅导员岗位的殊胜,只有做了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