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总共参加了两次辅助员选拔,一直在不断调整发心和用心。发现很多时候发的都是凡夫心,只不过穿了马甲,我没有认出来。
  一、貌似高尚、实则发心不正的第一次选拔
  虽然从一进班就发心要做辅导员,也一直有这样的认识——按照模式走辅导路径是我迟早要做的,但是在满足条件后,辅导员推动报名时,我内心却很纠结,觉得时间不到,自己还没有准备好。
  理由似乎很充分:我现在修得不好,烦恼习气一大堆,明显是不合格产品,万一把学员气跑了不是砸招牌么?我要修到辅导员那样慈悲、智慧才能承担。所以,我当下最重要的是修学,还是把自己能力提升了再来报名吧。另外,自己工作、生活的事情一大堆,同时还在学习其他教法,不舍得放弃,更加觉得没时间、有压力,想等有空再来做,这样集中精力才能做好嘛。而且,现在也不缺辅助员,等缺人再来发心吧。凡夫心给自己找了无数个貌似高尚的理由。在这样的观察修下,我心安理得、慢慢悠悠、晃晃荡荡地过了好几个月。
  期间,辅导员一次次很慈悲地陪伴、引导,我也在不断思维、观察,为什么我要做辅助员。随师喜当做,辅导员推动也是因为导师希望我这样做。作为弟子就要老老实实听导师的话,让考辅助员就去考吧。后来又听说辅助员挺紧缺的,更觉得自己需要去承担,去分忧。参加了两次前行会后,我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也可以试一试,很多精进的师兄都是选拔好几次才过,我觉得应该去趟一下水深浅,为将来真正选拔做个铺垫。当然也存着侥幸心理,万一通过了就去做吧。
  事先看了很多心得,也向一些师兄询问经验。辅导员智成师兄说关键是发心,我当时感觉没有听明白,但他要保持中立,建议我如实表现,就不肯多说了。我内心很崩溃:不是您让我去的吗?真正的发心其实是为完成辅导员布置的任务,为应付考试。就这样,我抱着熟悉模式和流程的不合格发心,还推动班级两位师兄一起组团去参加选拔了。
  发心不正,就导致根本没有准备和复习,变成了纯粹去打酱油。选拔正式开始后才知道流程,慌慌张张看了几眼,感觉思路不清,不知所云。有几位外地组团来的师兄,尽管修学进度比我靠后,但都分享得特别好。我深深发现自己存在很多问题:我不会用八步骤!我的态度和方法模式有问题!我在修学麻木中混日子!
  因为内心原来就没有准备通过,还暗自希望不要通过。没准备好,害怕马上承担,所以没通过也不存在受到伤害的烦恼。但是前行会、结行会起到了非常好的调心引导作用,结束后,虽然班级组团去的三人全军覆没,却都法喜满满,觉得来对了。评委师兄们现场问题正中要害,就是我一直以来存在的问题。整个过程更像一场共修和培训,慈悲地扶着我爬上一级级台阶,认识自身不足,发愿调整。
  二、看穿凡夫心,信愿满满的第二次选拔
  看到选拔通过师兄的良好修学状态,我内心受到震撼,开始寻找自己的问题。
  最初,对发心的认识还是没有到位,错误地认为是自己义工做得太少了,所以调整方向也落实到要多承担、增强能力上,于是就做了读书会召集人。因为没有经验,又很缺护持义工和书友,遇到挺多问题,开始了艰难成长的路程。后来有很多师兄协助,不仅帮我解决问题、建设团队,还引导我调整发心、用心。承担的过程中,我收获最大的不是能力的提升、事情做得好坏,而是找到了正确的用心方法,心量变大了,也认识到模式的殊胜性。真切感受到承担实际上是一种福利:遇到很多修行很好的义工菩萨,学习怎么用心和做事;参加很多例会培训,不断充电和加油。在正向的环境中,正念得到加强,对法和模式越来越有信心,发自内心感恩导师、模式和教法,也认识到自己其实没有别的出路,唯有解脱、觉醒。
  原来害怕自己能力不够的担心开始土崩瓦解:三级修学设置这些义工岗位的目的就是为我们成长的,不下水就永远学不会游泳,在做错中学习才能成长。害怕能力不够、不接纳自己犯错也是凡夫心,是因为太关注自己,害怕被否定。做义工的成长经历告诉我:有模式、有引导、有伙伴,什么也不需要担心和害怕,而是要珍惜导师为我创造这样的因缘去践行模式、服务大众。
  没有时间的担心也是凡夫心的陷阱,是因为觉得承担不重要,排序没有列入优先级。等到有时间再做,就会永远都没有时间,因为凡夫心永远都会告诉自己,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拥抱凡夫心就是拥抱轮回。仿佛梦中惊醒,我决心调整时间,做最重要的事。
  也开始认真思维自己不老实、攀缘的过患:不能深入,很难受益。想学习其他教法,无非也是想多点保障,多捆几条安全带,实际上是对这两套模式缺乏信心。体会到模式就是法,有信心后,也开始审视自己学习的其他教法,又广又深,不能落实心行,迷失在公案和名相中,而且也没有这样好的义工践行系统,能够实践佛法。既然在这里学修一体,殊胜难得,为什么还要抱着其他不放呢?是想证明自己能力强?还是贪多贪保障?修学不落实,学得多、不消化也是浪费暇满人身。猛然惊醒,开始下决心安住三级修学。
  一开始认为自己因为缺辅助员而发心没有什么问题,被师兄棒喝为不正确的发心后还不服气,我这不是有责任心的表现吗?有什么问题?后来发现,还是凡夫心变换了一个马甲:我因为被需要而发心,不需要就不发心了,这是自我优越感。这样是走不长久的,容易被沿路的名利、喝彩迷乱,成为烦恼的增上缘。终于认识到这是解除生命过患和走向觉醒必须要走的路,不是别人需要我做,而是我需要做。
  一次次的观察、检验,心也在不断调整、提纯。慢慢地,信心、愿心增长,正念变得强大,凡夫心慢慢退却。一年后,与班委师兄们怀着殊胜难得和感恩之心,积极自觉组团参加了第二次选拔,五位师兄全部顺利通过。期间自己内心也存在摇摆、退缩,因为有伙伴,很快调整了过来,发心一直相对稳定,也真正理解了辅导员的话:关键是发心。
  第二次选拔的整个过程欢喜满满,看到义工师兄们的辛勤服务,听到评委师兄锐利慈悲的提问,感受到模式关爱陪伴下的收获和成长。也认识到,选拔通过并不意味着我是合格产品,而是更多的承担和成长;不通过也是慈悲爱护,是帮助我反思问题、找到差距。因为有信心、愿心,并没有很看重结果,但结果自然呈现。
  深深感恩导师施设的两套模式,也发愿在这条道路上不断勇猛精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