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好像有了一种“执“,可以称之为“定课执”,这种“执”就像每餐到点要吃饭一样,到点不吃饭,就算肚子不饿也觉得有一件大事情得马上做。恋上定课就是这种感觉。
  我原来不是这样子的。
  刚开始要求做定课时,我记得就做,不记得就过,有时间有心情就做,有时间没心情也不做。或者在闻思法义的时候,东走走西走走,东摸摸西摸摸,过场算是走过了,收获却少之又少,那时就很怀疑师兄们说的做定课有多殊胜,反正我还是充满迷惑和烦恼的凡夫,该生气时还是生气,该贪心时还是贪心,该我执时还是我执,一年下来,我差点就要打退堂鼓了。
  辅导员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做定课的重要性,学了一年同喜班,我竟然还没有养成做定课的习惯,这是我最失败的地方。想想“勤修戒定慧,熄灭贪嗔痴”,我连个定课都没做好,怎么能熄灭我的贪嗔痴呢。认真地想想,导师苦口婆心劝我们要做定课,那就做吧。
  选一个安静的地方独处,观想在十方诸佛面前,我专心地跟着导师念诵,三十二分钟也不是很久嘛。做完后,我从里到外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变化——内心清净,困意全消。整个上午,坐在办公室里上班,见其他同事连连哈欠,说昨晚没睡好,我昨晚睡得比他们迟,可我不打哈欠。记得净凤师兄说过,一整天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就是这种感觉,定课是给身心充电的方式。
  虽然明白了做定课的重要性,但无始以来懒惰的习气常常让我忘记做定课,怎么办?如果当天记得还有定课没做,那就晚上做,这还好办,但等到第二天才想起这么一回事,怎么补呢?和懒惰习气做斗争就如一人与万人敌,且它还有傲慢和愚痴做帮凶。想起大德们绵绵密密不分昼夜的修行,对比自己这种疏疏懒懒的定课,真不敢称自己为修行人。这让我很苦恼。定课没做好,修学也不能保证,分享的时候说不出个所以然,简直一团乱麻。
  接纳宽容,转化的智慧。我是不是不满意这个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自己?是的。我能不能接纳这个满身病痛的自己?能接纳也要接纳,不能接纳也要接纳。可能无始以来,只有今生这个我得到这个暇满人身了,也可能只有今生这个我遇到明师,得修佛法了。懒惰习气有帮凶,难道我就不会找帮手吗?我长跪于佛陀面前,祈求他加持,加持我扫除修学路上内外一切障难,我要为一切众生精进修学。
  我开始规定好时间,按照导师的要求完成定课,也每天安排时间闻思法义。这样做了一段时间后,我才真正明白导师施设的十八字方针的殊胜。没有真诚,就不能接纳自己,更不能接纳善知识和法。自己的心行和法不能相应,没有认真,就是一个覆器,一个漏器,什么都没学到。没有老实,就养不成定力,无定则慧不生。
  和凡夫心的斗争必须时时醒觉,处处防护,稍不留神,它又跑出来兴风作浪。养成习惯那两三个月期间,有很多个早上,我是强迫自己起床的。因为知道是受强迫的,所以在定课时不断发心,不断发心,不让妄念主宰,不让昏沉出现,不让念头东跑西跑。我还利用假期到西园去,参加早课时,让自己的声音与导师的声音相应。
  现在,做定课成了我每天生活的第一件事,也是每天的最后一件事。放下傲慢的心理,认定了的事情是要一直做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