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结束和母亲的视频,快一个小时了。现在的我们,时常这样分享彼此的心情、经历,宛如一对姐妹,很平等和谐地交流。这在没修学前,是我想都不敢想的。
  从小到大,我对母亲有很深的怨恨。小时候,怨她为了弟弟把我丢给奶奶,觉得她重男轻女,很偏心,对我只有冷漠。长大后,有些看轻母亲,觉得她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很肤浅,张口闭口都是钱钱钱……几年前,母亲生重病,为了照顾她,我牺牲了很多,我想,她应该会对我好点了。听到别人跟她说:“您女儿很孝顺,很好。”母亲竟然回人家说:“我儿子没来,我儿子更好。”我的内心被伤得体无完肤。
  直到开始修学,我的世界打开了一道新的认知窗口。回想我因为无明、我执,不断用自己的错误认识去设定一个母亲应该是怎样的,应该怎么去爱她的孩子。因为这样的一份执著和错误的认识,我不断给自己制造痛苦,在一次次攀比和求不得中受伤。回想自己,对母亲总是用强硬的语气、发飙的态度、犀利的语言,以自我为中心要求这个那个……
  导师教导我们,要随喜他人功德,检讨自己不足,这真的是无上好用的法宝。反思自己,对母亲没有丝毫的感恩之心,只想要索取更多,处处观母亲的过失。
  从“人生佛教小丛书”,导师教导我们要正确看待人生,正确看待幸福。到《道次第》的“下士道”,认识到一切众生,包括与我们因缘甚深的父母亲,都是轮回的重病患者,再到《道次第》的“上士道”,要思维一切如母有情,念母生恩……一系列次第的修学,刷新了我的整个认知系统,帮助我打开了对母亲的心结。
  用缘起法去理解接纳,我学会了接纳母亲对我们姐弟态度的差异。试着去理解她,弟弟是母亲在多次流产后好不容易保胎下来的,母亲对他总会多一份担心。弟弟有很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他会随顺母亲,对父母用爱语。
  反观我,就跟刺猬一般不讨人喜爱。思维母亲的功德。感恩母亲含辛茹苦把我带到这个世间,又把我拉扯成人,让我能够有因缘用此暇满人身听闻佛法。更加要感恩。正是爱别离,求不得带给我的痛苦,才成就了我年轻就能学佛的因缘。母亲就是接引我走入佛法的菩萨啊。
  我开始训练自己把母亲当做菩萨,学会去感恩和恭敬她。打电话、见面时,提醒自己注意身语意。凡夫心生起,对母亲发脾气后,勇敢检讨自己,打电话跟母亲忏悔发露不再犯,再犯再忏悔。
  慢慢地,脾气发作就少了。也慢慢学会了去倾听母亲的声音,不着急去否定她,批评她,调柔自己的身语意,哪怕是通电话,也提醒自己要微笑,随喜她、赞叹她。有不合适的地方,学会用平等心与她分享我的看法……母亲越来越喜欢与我分享她的生活点滴了。
  感恩佛法让我学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