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皈依共修后,开始工作。上单位的网站浏览一下,观察到的是什么心行呢?是挫败感,是优越感没有得到满足后的失落感,以及长期靠优越感代表安全感的焦虑和不安全感。我知道,“老朋友”又来拜访了!
  因为我的专业擅长和工作有一定的距离,所以呢,好几年都是有劲儿无处使的感觉,我擅长的,不能获得直接的肯定;我不擅长的,却要下死功夫才能够做出一点成绩。于是,我心灰意懒,得过且过吧,灰头土脸的拿一份工资就行了。从前刚入职时的雄心壮志,烟消云散了!
  所以,一看到网站上表扬谁呀,谁获奖呀,就羡慕嫉妒恨,完全不看自己的“停步不前”。
  那么,烦恼来袭,赶紧用当期法义解决一下:
  一是思维暇满人身的意义。我已经获得了远离八无暇,具足十圆满的暇满人身,而这个身份何以见得珍贵呢?首先如果我追求得到单位的“认可”_----表扬,得奖,受尊重,就是想要获得“重要感”!而重要感来自于地位、面子,单位认为我表现好,我才觉得好,就等于把工作中是否发表优秀论文,作为评价自己好的尺子。那么,我认为,这个人道的身份,是用来追求”“地位”和“面子”的,对吗?所以我想追求写更好的论文,写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滋养面子、虚荣心的重要感和优越感?并不是为了用学术利益他人!这个发心,只能导向烦恼和轮回。因为,我不能决定是否论文会得到发表,而且就算发表了,我就有面子了?我就优秀了?这样的价值观,将要使得我会用多少精力和时间去满足和滋养我的凡夫心的需求啊!
  曾几何时,评职称的时候,我也发表过很多论文,甚至有转载的A类期刊。然而,之后呢?烟消云散。似乎不曾发生一样。那个那么在意别人看法的“我”,由于不再受到别人的点赞和关注,而挫败和失落了!因为它一直得到的是虚荣的鲜花、掌声、关注、表扬的滋养,并且一直活在由这些东西构成的所谓“优秀”游戏的虚幻感觉里!所以,它总有落空的一天!
  因为,假如不是学术本身让我愉悦,为了掌声而做这件事,就会变得痛苦;过程,变得极其煎熬、焦虑、浮躁,因为心在一个关乎面子的结果上。
  根本原因就是价值观错了!我从小受的教育就是通过分数、成绩,找好的工作,赚多多的钱来证明自己的存在感和价值感。都是用外求来支撑自己。本期法义,导师开示说,就算你追求事业、追求地位,这些东西价值是短暂的,没有究竟的意义,对于生命成长有何意义?
  大的学问家,比如钱钟书、杨绛先生,近的学问家,比如我的导师,诸位前辈,确实文章千古,写得漂亮,符合儒家“立言”的人生观,但是这些文章真正滋养了多少生命?又使得个人的生命有何不同呢?我,浑浑噩噩近40年,写的文章,除了发表后给单位挣得几个学术科研分以外,有何意义?我的思维可能深化了一些,但是我的生命,我看待世界、对待他人的方式方法,没有任何改变和提升!
  不是学术没有意义,而是把学术当成名闻利养的敲门砖的发心,使得这件事情意义不大!
  而一个能够闻思佛法的生命,就是一个足够好的生命,值得去接纳甚至欢喜的生命,因为成佛,才是究竟的实现生命的价值,而要想成佛,只有老老实实地在每一天,每个当下,用略示修法,管理自己24小时的身口意,踏踏实实,又开开心心,所以刚才的负面情绪,完全没有必要,因为那些情绪是建立在凡夫心的价值观念上!
  我宝贵的生命是用来追求觉醒的,在工作上,本着自利利他的精神,努力教学,钻研教学问题,指导研究生,从教学实践入手也从原专业入手,去写一点论文。本身就很好了呀!而且,我还可以在每天闲暇时,学点英语,学点书法,锻炼下身体,陪伴一下家人,做做义工,这样的生命品质,和以前莫名其妙的焦虑、恐慌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那么,我接受法义所说,暇满人身的价值巨大,用施戒忍,可以成就现世和累世的究竟利益。如果,继续在工作中错误地寻找优越感和重要感,或者想回避劳动,回避困难,那么过患就是继续烦恼和受苦,用很高的标准来“贬低”自己,得出“我不够好”的错误结论,而失去做事的动力;如果,我彻底完全地接受佛法的价值观,观轮回的苦,(那些深陷优秀观的同事们确实挺苦的,有身患重疾的,有心力交瘁的)念死无常(单位换了几批人马,确实无常),以修学佛法为此生第一要义,那么利益是,当下欢喜,生起对待工作的正确态度,对待生活的正确态度,并且安住在我要继续提升,继续安住在三级修学的净土里,精进修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