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同喜班修学佛法到现在已经有九个多月了,这九个月,和未来八年的修学时间相比才刚刚开始。和自己过去35年的人生岁月相比更是短暂。但就是在这九个多月里,很大程度上已经改变了我过去35年形成的一些串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撼动了我以凡夫心为基础的生命系统。
  最初,我是想在西方心理学的学术道路上向上走,看了导师的“心理学视角下的佛学”后,对将佛学作为一门心性之学的说法产生了兴趣。在参加了“心,人生的导演”沙龙后,我越发认识到,佛学才是我要研究的究竟的心理学。所以,在了解了三级修学体系后,果断地报了名。从第一次接触导师的“人生佛教小丛书”到决定报名三级修学,这之间不到一个月。
  记得开班前有师兄问我,未来要学习八年,时间很长,你能坚持下来吗?我当时的第一感觉是:八年时间太短!我就像一个迷途的孩子,一下子找到了回家的路,那份惊喜雀跃之情难于言表。我觉得,这里不仅是八年,而是今生和尽未来际都不能割舍离开的精神家园。
  三级修学果然让我法喜充满,不负众望。在修学三个月后,佛法在我的生命系统中就发生了化学反应。以前,我是一个胆小内向的人,做事畏手畏脚。在外人看来,我是一个很好说话、温文尔雅的老好人。但是在家人看来,我是一个急躁的丈夫、没有耐心的爸爸、容易发脾气的儿子。在生活中、工作上遇到的压力,都藏在自己心里,一回到家里,就都发泄出来给身边最亲近的亲人。
  随着修学的深入,我不断地随喜他人检讨自身。对自己之前把坏脾气留给家人的做法,感到深深的自责。我开始慢慢改变,这些细微的改变,家人最先觉知,最先受益。
  起初,父母和妻子不赞成我学佛,但在看到我慢慢改变后,也就不那么反对了,他们开始沉默。刚开始,妻子对我每天晚饭后一个人在书房里做定课感到好奇,觉得神神秘秘的,想了解我每周学佛都做些什么。
  因缘和合的机会很快就来到了,四月五日的清明假期,我们班决定在太湖三山岛上搞个集体活动,妻子也要参加。我们集体在三峰寺住了一晚,还在岛上班级共修了一次。妻子在得到辅导员和班级师兄的许可后,旁听观摩了我们的班级共修。她说,她第一次听到我们的院歌《处世梵》时情不自禁地流泪了。再看到每位师兄都是在随喜他人功德,检讨自身不足的氛围中讨论法义,深深地被这样的修学氛围吸引了,决定也要参加三级修学。
  随后,我们一起参加了西园寺四月底的皈依法会。从那天开始,我们相互之间多了一个称呼,她是我的心芗师兄,我是她的善舟师兄。我把我们的结婚证和皈依证一起发到了微信朋友圈,不是为了炫耀,只是为了见证纪念这一重要时刻。
  我说,虽然我们的色身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我们的法身,在今天,在苏州西园这个殊胜之地同时诞生了。“心”字辈的你和“善”字辈的我,希望我们能以一颗善心对待我们遇见的一切,风雨人生路,携手共向前。那天我的微信朋友圈获得了有史以来最多的一次点赞。
  很可喜的是,心芗师兄现在也加入了三级修学,现在是西园常驻学员。加入三级修学后,我生活和工作的顺缘也具足了很多,各方面都进展得比较顺利。之前和父亲的紧张关系也得到了很大缓和,和同事朋友之间相处也更加融洽了。同时,修学上也得到班级师兄的认可,在班委选取时被推选为班长。在这一义工岗位上至今已经服务了半年多,而且法喜充满。
  感恩班级每位师兄和辅导员的鼎力支持和互帮互助,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感恩在我第三个本命年来临之际遇到佛法,遇到三级修学,让我的生命品质得以提高,生命版本得到升级。感恩导师、感恩三宝、感恩一切善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