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佛教怎么看世界》这一课,班级共修的时候,有位师兄提到,“对于前面科学的部分,比较能够理解,对于后面“有神”的部分,比较难以接受。”
  我同喜班学到这里,也是同样的感受——对于神的部分,尤其是诸天鬼神、诸佛菩萨这些生命形态,我认为是有神论,所以基本抱着“这是迷信,且观望之”的态度。所以对班级师兄的这个分享,我没有对“有神还是无神”做过多解读。我想,对于刚开始学习才第六课的师兄们来说,这些都是正常的,不必“矫枉过正”。
  但随后我就一直在思考,我对于“有神”的观望是在何时解除的?现在我是什么看法了?
  经过思考,我发现自己的意识里,潜存着一些“我以为自己知道,但其实并未真正认同”的观念。就拿“无神”来说,我似乎已经非常相信轮回六道众生等十法界的生命形态,都不是有神论,但我也常常启白三宝加持,甚至遇到逆境还常常会想:为什么在修行路上,存在着各种低劣不堪的环境状况?怎么三宝不加持这些弟子们,包括我?
  这样的心理,可不就是“有神”吗?——在内心深处,把三宝当成了主宰神,怀抱着对美好境界的向往而信仰,更期待这个信仰能给出公平公正的待遇。甚至还怀有一些讨好的心态,希望不要得罪三宝,因而藏起了自己的不足。
  我以为自己是无神论者了,已经认同了佛法的真理。可这么一反思,吓了自己一跳,这恐怕是把信仰当成主宰之神了吧?
  神,是主宰的意思。有神,指的是有主宰之神,可以掌控某些或全部事物。我不认同上帝、真主这样的神,可同时,我把自己的信仰逐渐当成了神!
  再来思考这个“无主宰”,没有一个独存、不变、主宰的“神”,也没有一个独存、不变、主宰的“我”。那么也就是说:没有一个外在的神,或者外在的三宝以及佛菩萨,能够给我公平公正的裁决;也没有一个实实在在的人,让我受到伤害。我的那些假想的敌人,和假想的公正之庇佑神,都不存在。想到这里,那些年受过的委屈、痛苦,积压在内心的怨怒,骤然松解了。
  我一直想不明白三件事——
  一是每当我受到委屈的时候,我总觉得有人在故意伤害我。我会把很多负面印象安装在对这个人的感觉上。下一次相遇,看他各种不顺眼,就很难和善相处。学佛以后我也常纠结,到底怎么做到包容不等于认同,怎么做到呢?
  此时,想到并没有一个主宰者在伤害我,并没有一个实在的“他”在伤害我。他是因缘所致,伤害也是因缘所致。我此刻所受既然已经是果,何乐不受呢?——此时恩怨可了,恶缘可了,不受后有啦!
  二是诸佛菩萨到底怎么保佑我们的?感应道交是什么原理?虽然我回头想想自己走过的路,常能感受到三宝肯定在加持我,可是怎么加持的?为什么我从未看见奇迹呢?
  此刻想来,我把信仰当成主宰之神,所以暗暗地怀着一些神迹显现、诸佛眷顾的期待。这显然并没有学到佛法的真义呀。净依师兄,你到底在皈依什么呢?
  三是为什么自己很难做到全身心地信赖三宝?内心其实还是有些不信吧,为什么呢?我追问自己的心,得到的答案居然是:我没有体验到实在的神迹,我确实做不到全身心仰赖——想到这里又吓了一跳。这个被自己覆藏起来的“有神思想”指导着我,让我把自己当成了主宰,所以我不相信外在的帮助是有效的,我过于依靠自己、相信自己,无法“无我”地依赖,也无法“无我”地利他。
  我再次问自己,事实上我常常问自己,你为什么学佛,你在皈依什么?你在追求什么?
  我皈依的是法,帮助我走出心灵烦恼泥潭的方法,帮助我走出轮回的方法,帮助我证悟生命真相的方法。
  佛陀不是神,佛陀不主宰因果。佛陀是榜样,他走过生命解脱的心路,并指给我看。
  导师不是神,导师是老师,带我一起走出凡夫心的迷惑丛林,带我走上菩提之路。
  导师教导我方法,而不是主宰我是否解脱。导师不会主宰我的命运,但是会帮助我改变生命,提升生命。怎么帮?——我走不过去的路,翻不过去的坎,导师告诉我方法,帮助我搭起各种各样的梯子。但我,必须自己去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