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导师在《人生五大问题》里说,色身只是生命延续过程中一个朝不保夕的片段,一种不断改变的形式,并不能代表真正的“我”。“我”的存在,还体现于观念和心态两个方面。我执是一切烦恼的根源,任何东西只要贴上自我的标签,就会有杀伤力。我执还是世间一切纷争的根源,是我们和他人相互抵触,难以和谐的原因所在。生活中,一个自我意识过强、处处以“我”为中心的人,必定不会有融洽的人际关系。
  读到这里,我的心不淡定了,心想:我不就是这样的人吗?平时的我,把所有与我相关的,我的身体、我的孩子、我的先生,都认为是我的附属,认为他们都是属于我的,不管什么事情总是打着为他们好的旗帜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就拿今年儿子高考的事来说吧,高考成绩出来后,面临着填报志愿。儿子的成绩超本一线六十几分,刚开始,他说,试着报福州大学,然后是广西大学,这两所大学都是中国的“211”工程大学,都还不错,于是我也觉得可以。
  接到录取通知书后,儿子发短信给我,当我看到是华侨大学时,急得眼泪都掉下来了,因为华侨大学的录取分数才510分左右。立马打电话给儿子:“为什么会是华侨大学?不是说福州大学进不了就读广西大学吗?华侨大学的录取分数线才510,你为什么会选它呀?”我当时脑子一热,几乎是用吼把话说完的。
  儿子回答说,如果选广西大学的话,就没办法选好的专业,我更想选一个喜欢的好专业,所以我就选了华侨大学的土木系。而且广西大学比较偏僻,条件也不是很好,我也不想去。
  听完儿子的话,带着情绪的我把所有的话都归结到广西大学条件不好,所以他不想去。我也知道现在已成事实无力回天了,带着怨气把电话挂掉。
  接着,我边流泪边絮絮叨叨地对我妹妹抱怨:“说好去读广西大学的,为什么又自己改变主意改成华侨大学,华侨大学录取分数线跟他的成绩差了几十分,就这样浪费了,太不应该了……”
  虽然妹妹也安慰我说,孩子长大了,任他吧,华侨大学也挺好的。但是我的心情还是无法平复,一直到了下午,我的心情才慢慢平复下来。
  想起刚学的这课法义,冷静地再来看待这件事情,我想让儿子读广西大学的用意是什么呢?是不是因为“211”大学是名牌大学,我在用它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再想想儿子,他是独立的生命个体,不是我的附属品!孩子以后的生活是他自己要经历和面对的,由他自己选择,为什么都要听我的?这不就是法义上所说的产生烦恼的根源的“我执”吗!
  导师说,生命有两套系统,物质系统由父母给予,精神系统却是他自己独有的。我所认为的上名牌大学好,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但孩子有他的想法,孩子不是“我”,他的行为有他的自由,我不能用自己的想法主宰他,想清楚后,我十分惭愧。导师说要以佛法为镜,检讨自己。
  于是我立马拿起电话打给儿子,平复了情绪再跟儿子沟通。儿子说,他还要考研,所以就想先读个好专业,再努力下,以后争取考上好学校。听完这些话,我非常感动,也很开心,真诚地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尊重儿子的选择。
  在生活中,我们经常会受“我执”的影响,成为被情绪操控的傀儡。通过《人生五大问题》的学习,我知道要想改变命运,过得幸福,就必须下定决心打破“我执”。通过对正确观念的认识,来改变我的心念,再由良好的心念指导行为,继而形成好的习惯,并把这习惯固定为心态,积累并发展为性格,成就高尚人格和生命品质。只有具备了这样的高贵品质,才能开发出自身潜在的佛性,才有解除烦恼的能力,才能完成生命版本的升级,才能给人究竟长远的帮助,才能自觉觉他,自利利他。
  导师在《禅与人生》里说过一首禅诗:“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是啊,只要我们像慧国师兄分享时说的:按时吃药,每天定时定量地做定课,闻思法义,做好自修与每周的共修,真诚认真老实地学习,并把学习到的法义运用到生活中,我们一定能摆脱无明,看清生命的真相,得到人生最究竟的幸福。到那时,我们便生活在人间最好的时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