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听师兄们不无调侃地说自己是重病患者,我都以为是在开玩笑。直到学完了道前基础,我才发现师兄们都是认真的。
  从传承、造论到闻法轨则,导师在道前基础一步一步地带领我们扎扎实实地把闻思修的基础打好了,其中感受最深的就是:于己作病者想。
  以前,觉得自己是一个健康的人,有充沛的精力,清醒的头脑,还有不错的人际关系。可是通过反思,我发现自己一直都在毫无意义的轮回中低级重复。
  首先,每天不知道自己在忙啥。如果工作的意义是赚钱,那闲暇的时候刷头条、玩手机不知道能有什么意义。
  其次,感觉一不小心就会被情绪带走。或是觉得自己没有别人幸运,或是觉得自己太辛苦。一旦粘著了境界,就会感受到无比丰富的感情世界翻江倒海,典型的心随境转。
  第三,最可怕的是,每天被情绪带着走,却从来不觉得自己不是生命的主人。
  法义说:普通人生了病都会去治疗,而贪嗔痴三毒的病症是最为猛烈的,但普通人却不以为然。
  思考了以后,我发现每一个人都患有这三种病毒。一、贪欲让人失去控制,例如明明吃饱了却还想吃;二、嗔心让人失去理智,例如生气的时候不受自己控制;三、愚痴让人经常做傻事,明明知道是火,还要一心一意地扑进去。
  无论哪种病毒,都代表了凡夫的愚昧。而我就是凡夫中的一员,社会心理学中的“乌合之众”。
  在依六种想中,有一句话打得比较疼,“虽遭寻常病,犹须依医言,况复贪等罪,百病恒逼逐。”“以贪等惑恒时难疗,感生极苦之病,长夜痛恼,于彼应识”。
  无始以来的生命中,我都被这三毒蛊惑着。忏悔偈中说:“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从身语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忏悔。”无明长夜中,所有的恶业都是贪嗔痴所造,不由地让人脊背发凉。
  在漫漫长夜中,一直混混沌沌地流转轮回,却从来没有想过这是一种愚痴病。这种愚痴病和普通的疾病相比,简直太可怕。
  正所谓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轮回。普通的疾病大不了一死了之,而轮回病确是生生世世永无止境的。
  导师说,我们流过的眼泪,比四大洋的海水还要多;我们死后的白骨,堆积起来比喜玛拉雅山还要高。这极苦之病和长夜痛恼,真的让人唏嘘不已。
  认识到贪嗔痴三毒的猛烈,我再也不觉得说自己是重病患者是开玩笑了,因为这是赤裸裸的事实。
  今生有幸值遇善知识,不知道是多少生多少世积累的福报。如果我不将这么难得的机会把握住,谁又能救拔我出轮回之苦。
  于说法者作医师想,于教法作药物想,于修行作疗病想,于如来作正士想,于正法起久住想,正是出轮回的自救手册。
  我,要常做观察修,观察自己是轮回中的重病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