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5日,我同事的儿子办喜事,他非常开心,按他的话说,因为自己三十岁才结婚,结果连孙子都耽误了,同龄的同学都已经送孙子去上小学了,自己才盼来了儿子的结婚。所以他此前就跟儿子说:“你爷爷八十岁了,盼望看到第四代呢!”听了他的话,我也很理解,这是天伦之乐嘛。
  9月25日凌晨,同事的父亲突发疾病去世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很是惊诧,怎么会呢!同事悲痛欲绝,痛不欲生。几天后再见面时,一个大男人,消瘦了许多,也没有了往日的精神,想劝说点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从15日到25日,在仅仅10天的时间里,儿子娶媳妇,是父母最欢喜的事,老父去世,又是最悲伤痛苦的事。儿子娶媳妇的欢喜还未褪去,瞬间又落入父亲突然去世的变故之中,这无异于晴天霹雳,瞬息万变。他怎样能接受呢?
  我不禁想起密勒日巴尊者的经历,他家原有的富足相较于父亲去世后家产被夺,沦为乞丐一般的境遇,可以说是天上人间;而他亲戚家娶媳妇的热闹欢乐与他施行法术后的屋塌人亡,又何尝不是飞来横祸?其实在我们的生活中,时时会遭遇无常,很多事都不按我们的计划来,常令我们猝不及防。
  我的一个同学爱好摄影,专门去云南楚雄拍鸟,却在9月27日猝死在那里——一个与我们远隔千里的地方。我翻看朋友圈里他发的最后的照片,想到再见面只能看到他的骨灰,不禁悲从中来,眼泪流了下来,才50岁啊!怎么就这样?
  无常,是世间的真理,也是最公平的显现,无论你是富翁还是贫穷,无论你是显贵还是卑微,也无论你是年少还是耄耋,无常都会一视同仁,突然袭来。所谓“生际必死,高际必堕,集际必散,合际必分”,这些道理或者已经被我们遗忘了,或者是不愿相信。也许,我们习惯了永恒的期待,特别是对自己喜欢的、悦意的对境,总希望能够长久永存,如我所愿。所谓“朝朝暮暮”“天长地久”“长命百岁”“江山永固”。在无常这个不徇私情的“法官”面前,这岂不是痴心妄想?怎么可能?
  不知明天和死亡,哪个来得更早!我们能做的,就是要为死亡的来临做好准备。只有在此前获得解脱的把握,我们才能直面死亡。想一想自己虚度了的大好时光,修学中的懈怠与散漫,很是惭愧!
  又一次点开歌曲《醒来》,希望能时时提醒自己:“从生到死有多远?呼吸之间。从迷到悟有多远?一念之间。从爱到恨有多远?无常之间。从古到今有多远?谈笑之间。从你到我有多远?善解之间。从心到心有多远?天地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