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主持人轮值”,这次在我所带的班级里试行,是有些许因缘的。       
  我自己所在的班级已经达到了超脱式带班的标准,但大家还是感觉离不开辅导员的引导。辅导员慈悲我们,就试行了“主持人轮值”的方式:就是每周的轮值组有一位同学做主持人,另外一个组负责拟定讨论环节的问题。这样一来,起码两个组的学习劲头都能调动起来了。试行了一年多,效果非常好,明显感觉到大家对学习内容的思维入心了。           
  反观自己所带的班级也算是个老班了,班里60%以上的同学走上了辅助员、辅导员的岗位。大家每天修学、带班、参加培训、做读书会,还要兼顾世俗生活,确实都非常忙碌。在这种情况下,班级里出现了一种现象,就是各忙各的,所以班级氛围渐渐淡了下来,愿意在班级内承担班委的同学越来越少,班长、组长一年内换了两三拨,学习讨论交流环节也比较被动,思维的深度也不太够。
  看到这些现象,我陷入了思考:师兄们平时学习的出勤率还是可以的,而且辅导义工带班效果也不错啊,为什么到了自己班级就这样呢?通过和班委们深入沟通,终于找到了症结所在:对于每次课的内容学习,尤其是辅导义工,重心大多放在了所带班级的学习上,自己的修学内容就有些放松,所以在组内互动的主动性差。大多数时候是组长师兄自己在唱独角戏似的推动,回应的也不多、不及时,有一些“等、靠、要”的现象,以致于小组学习时没有达到应有的效果。作为辅导员,我也深深忏悔,平时对班级同学们的陪伴、关爱太少了,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我这个辅导员不合格啊!
  修学是根本!没有修学保驾护航,一切免谈!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赶紧想办法补救。基于此,正好赶上班委换届,讨论后决定重新学习《班级服务手册》。我还把所在班级的“主持人轮值”的收获跟大家做了分享,大家听后,纷纷表示愿意试行。于是小组内开始试行“主持人轮值”,意在充分调动每位同学的主人公意识,这样大家在熟悉修学模式的同时也可以同时践行服务大众模式。
  就这样试行了几个月后,效果挺好,越来越多的师兄自修更充分了,小组共修的质量也有了提高。几位经常请假的师兄,因为自己是轮值主持人的缘故,现场出勤率也提升了。大家彼此之间有了更多的交流和思想碰撞,班委也更加关注大家的思想动态,会适时地给轮值主持人一些提醒和建议。
  在班级学习分享时,大家都是收获满满,对照当期法义检讨自己的不足、随喜他人功德;同时班委在落实职责、服务大家的过程中,也逐渐认识到了自己才是班级真正的主人、是小组的主人,良好的班级氛围要从我做起。
  现在,班级氛围在逐步“回暖”,看到同学们个个精进勇猛,真是由衷地随喜赞叹啊!以此些许经验供养同学们,祈愿大家能在菩提路上勇往直前!
  感恩三宝,感恩导师,感恩同学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