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4日,我作为新学员,带着好奇参加了开班仪式。有一点激动,在不需要离开家庭、工作的情况下,我也可以沐浴佛法的光芒,感到一种踏实,似乎找到了回家之路。
  听说有义工活动,因为我平时就喜欢做一点帮助他人的事情,于是开班后第三天,我就参加了读书会。后来才知道,其实做义工有很多学问。以前喜欢做的所谓“义工”其实只是打着做义工的旗号,以为自己在帮助人,就会经常发号施令,用一种强势的态度帮助他人,还自得其乐,不知不觉培养了傲慢之心。
  刚开始做义工,其实仅仅是一名书友,聆听导师的开示视频,在导读员任运自如的引导下交流。桌长的鼓励和欣赏,让我沾沾自喜:原来我的观点这么被赞扬!3周下来,发现自己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下来,开始关注其他书友的表现,愿意鼓励他人发表自己的观点,并能够欣赏他人内在那份智慧和慈悲,不再只关心自己是否被关注、被欣赏。
  有一次,召集人义工师兄让我做桌长,我很激动,但是桌长的责任又让我有压力,还有些紧张,总怕冷落了书友。带着忐忑的心情做完了桌长,在结行时得到导读员和义工师兄们的赞叹,这让我紧张的心情放松下来。慢慢地,桌长一职做得得心应手,而且沉浸在做桌长的喜悦之中。
  后来,召集人师兄又让我练习做召集人,护持全场。我答应了,但每次安排岗位时,我还是抢着做桌长,把护持全场的岗位推给其他义工。我发现自己内心更愿意坐在那里,不愿意起身。这种“不愿意”让我嘴上答应的事情,不能真心真意去做,每一次拒绝,都能找到很光彩的理由。感恩义工师兄们的理解、接纳,让我度过了做义工的初始阶段。
  走进义工团队,发现义工们的随喜赞叹常挂嘴边。起初,我认为太夸张了,但是并不抗拒。在做义工的过程中,当我被我认为夸张的随喜赞叹后,泡在这样的赞叹中,我被爱语融化了,似乎心中的一块儿冰霜化开了,温暖的义工团队......于是,我不再执著于我的认识,也开始学习随喜和赞叹,因为他人也会和我一样,需要这样的温暖和鼓励。
  就在此时,发现自己身体变得轻盈,主动要求跑全场,倒水、递话筒等。同时发现,即使跑全场,我的心和做桌长时一样安静,不生烦恼,心中充满着喜悦。
  两个月做义工,似乎投入的情感超过了对班级的投入,身边的师兄们怎么样了?平时做义工的喜悦,我很少在班级群里分享,只是自己享受。有一天,当班级师兄和我谈义工的收获时,希望我分享给大家,然而那一刻,我发现我的内心是“不愿意”。
  深深惭愧,我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中不愿意和最近的人分享,已经很久很久了......我的狭隘、自私,伴随我走过半百。只有走过、行过,才会恍然大悟。导师铺设的道路一直在那里,只需要我做一个决定,是否愿意走上这条通往觉醒的大道。班级师兄有一次说我在“监督”我们班时,我很开心,我有这份心力来监督了,跨越了我的一个瓶颈。
  感恩导师!感恩三级修学的所有义工!感恩引我走上这条道路的师兄!感恩我的班级同修,因为有你,所以我在!义工——无我利他,从而自利利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