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我是在母亲高控下成长起来的。母亲大人说一不二,父亲大人是外人眼中高大上的清官,我家是模范家庭。从小看到父母对别人特别好,特别热心,好吃的全会分享给别人,别人有事相求,没有不帮他们办成的。而我呢,天天被要求,不准出去玩,这些不能吃,漂亮衣服要留着……
  初一的时候,我又被送去远远的所谓的好学校,那么小就远离熟悉的一切,开始我的独立生活。没有任何叮咛,我只有依样学样,看着别人如何如何,我就如何如何。
  我一直想,什么时候可以挣脱牢笼呢?家人心里只有外人,和睦的家庭背后,是牺牲了很多家人的幸福制造出来的假相。我多想我的一生能够是简单,快乐的呀!
  从那时起,我给自己建立了一个象牙塔,我是一个自由自在的人,不会被任何人控制;我是一个简单、单纯、真诚的人,我的世界只有真实,没有复杂,我不要假假的。
  这就是所谓的设定,这个设定一直陪着我成长,我在自己建造的象牙塔里生活着,不能自拔。结果我成了一个外表刚强,内心脆弱,做事能干利落,情商却极低的人。
  但我看不到自己的问题,我甚至认为这是我的个性,如果没有个性那还是我吗?你不适应我,我可以不理你,你也可以不理我,我不在乎,在外who怕who啊,你若对我好,我会加倍对你好,感动天感动地感动神仙的付出是我的善良本性。
  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中,我都会固执于自己的观念。
  工作上,我一直原则性很强,看不惯谄媚,讨厌政治斗争与小人行为,仗着自己工作能力强,总是会与“恶势力”作斗争,搞得老是愤青一枚,侠女再世一样,听到员工的点赞,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关上门沾沾自喜。
  生活上,我只交一种朋友,因为我的观念让我接受不了表里不一,世故圆滑的假人。那些人被我称为“品行不正,不以为友”。说话还要动脑筋那还是朋友吗?所以入我法眼的人很少,一旦入了,又粘著,还自鸣得意地常常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何况还有三五知己,满足啊!
  瞧瞧!这就是我的人生,按理说,一切如意,我应该开心吧,可是大家都知道,我一直很迷茫,而且我的性格脾气非常糟糕,我就是那种一吐为快型,眼里揉不得沙子,嘴里没有柔软语的,标准的刚强难调众生。
  大家在一起几个月了,都知道,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会讲理不会说话的人。我可以一句话把人气得半死,一句话又把人说得笑死,一句话又把人说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还常常为自己打个旗帜,叫“我为你好”。可这个心,谁看得到呢?行为,大家倒是看得一清二楚。
  这就让我产生了很多烦恼,痛苦万分。针对自身的情况,结合法义,我总结分析了一下自己,获得幸福应从认识自己开始。
  我虽有自己的观念,但比较幼稚。我得到的常识教育不多,又不够聪明,从小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所以观念形成的后盾是薄弱的。这些观念一直引导着我的人生,而我却完全不知道是有问题的,还以为自己多么特别。这就是无知!
  因为我的观念,我对他人进行设定,同时也给自己进行设定,别人应该是这样的,不是这样就如何如何,然后无法自拔,也接受不了超出设定以外的状况。这就是执著!
  我从小被掌控,无形中也传承了掌控他人的习惯,所以我爱控制他人,那就是你必须要听我的,你若不听我的,我就会不舒服,然后起各种烦恼。这就是烦恼!
  我执著于我的无知观念,所以我的心就会接受不了超出自己设定的一切,一旦超出,我就会起嗔心,慢心。这就是造业!
  嗔心让我对外在的人与事产生讨厌情绪,会做评判,小则抱怨,大则报复,甚至发生行为上的对抗。比如,怒目相对,言语讽刺等,无法客观地给予公正的评判。而对方也定然报以相同或是更甚的方式方法对付我,即使别人不这样,我自己的内心也会因为讨厌这个人或这个事而不舒服、不自在。这就是苦果!
  以上这些原因形成了我现在的生命状态——虽然自由自在,却痛苦万分。
  一直以为我是没有找到心灵之路,其实最根本的还是自己虽生而为人,但没有先好好做人,是我的无知,执著,烦恼,造业,苦果在折磨着我有限的人生,遮蔽了我本自清静的心,所以,我决定从现在起,试着开始去调整。
  首先树立正确的认识,承认我现在所有的观念与认识是错误的。如果我的旧观念引发了我的贪嗔痴,我就要用参话头的方法去捕捉我的心行,让自己意识到又陷入错误而马上回到正知正见上来;除此外,我要修十善,不再执著任何人与事,让心得到自由;恢复早上做定课的习惯,用念佛的方法来熄灭妄想。
  我要相信自己本来具足佛性,因为这不是什么高大上的妄想,这就是真正的事实。如果不肯相信自己的本来面目是如此厉害,怎能从现在的虚妄中走出来!
  这让我想起一句话:你都不知道你自己有多优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