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士道的学修重点是通过观察修生起强烈的出离心,认识到轮回、烦恼和生死的过患,内心生起坚定不移的信念,但这种希求解脱的心,还要围绕戒定慧深入修学。本课主要讲的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出离生死”,今生好不容易得到一个有暇人身修习佛法,尤其是获得出家的身份,是多么殊胜难得,但出家真正的意义和内涵,是通过对环境的出离,解除生命内在的惑业,通过别解脱戒的获得,帮助更好地导向解脱。
  本课讲到出家身份难能可贵,讲到在今天这个诱惑重重的社会环境,修行甚是不易,我也是深有体会。
  犹记得最初萌生出家的念头在二十六七岁,确实觉得世间一切都不可爱乐,追求什么都觉得前途渺茫,看不清未来,而刚接触的佛法和善知识让我生起了巨大的信心,觉得非走这条路不可,也只有这条路能让我看到希望。启程离开家乡时,我在心里对所有一切都告别了,就希望能踏上一条新的人生之路。
  然而由于自身业障习气,终不能在我理想的善知识身边留下。居无定所大半年后,又回到原处,就觉得自己福报太差了,怎么眼看师父在眼前就是落不了发。于是,各种尝试,努力培植福报,就像到处打工的贫家孩子希望给自己赚个学费能坐上学堂去读书。
  也是我个人因缘,要收我为徒的山上小庙却让我心灰意冷。在一次神圣的朝圣途中,我问了一位法师我是否可以出家,他只是很慈悲地反问了我一句:“你准备好了吗?”只恨我当初驽钝,没有智慧体会这句话的深意,觉得自己还没准备好,尘缘未了,回来之后就又投入红尘中,总觉得缺乏福报的我,内心充满了匮乏感,一根筋想着怎么才能培大福报。于是,走进了所谓的培大福报的慈善生涯。
  诚如导师所言,“凡夫最大的特点就是心随境转,尤其在今天这种诱惑重重的环境下,人们每天都在忙于工作,忙于娱乐,根本静不下来面对自己,这些都是修行的障碍。末法时代,真正末的是人而不是法,这种末,就体现在人们对物欲的疯狂,对出离的漠然。”
  这段话,我深以为是。在意气风发地做着各种慈善,身边的鲜花掌声人群不断地让自己飘飘然,不断地忙碌,也让自己忙得没时间在法义上持续学习,连在善知识那里的学习也没时间了。忙着各种事务,与各式人等打交道,忙于各种新鲜事物的体验,忙到夜里拖着个疲惫身躯也停不下来,到虚拟的网络上去放松自己,白天再继续各种忙。这样忙着,一晃五年过去了,直至有一天师父问我:你还记得要出家吗?我反而支支吾吾了半天,想着各种未尽事宜,想着我现在还没准备好呢。这才记起离上次那位法师问我的“你准备好了吗”,竟然过去五年了,我除了又经历了很多难忘的经历,在法上反而是渐行渐远……
  是的,在这个充满诱惑的社会环境中,对于个人习气和依然“我爱执”甚重的自己来说,戒律是一个防非止恶的有效手段,戒体更是保护自己和别人都免于受苦的安全气囊。戒所止息的是贪嗔痴的相续,凡夫心的相续,因为烦恼的现行是要有条件的。如果自己能严持戒律,谨言慎行,就会减少引发烦恼的违缘,使负面心行的力量随之弱化。
  而降伏烦恼和彻底解决烦恼还是取决于定和慧的作用,所以,作为出家众,“勤修戒定慧,息灭贪嗔痴”确实是我们必须且当然要做的事。导师在视频上也说,“一天不思考,一天就落入强大的凡夫心相续去。如果这一天思考了,这一天贪著的心就少了。观念的改变就是获得正见,正见之后再做相应的止观,最后可以很轻松地进入空性见。”那么,就像手术刀开向烦恼的毒瘤一样,才能够与之彻底决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