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群里听说周六和周日需要行堂义工,在师兄的呼吁下,我就报了名。周六起床后洗漱完毕,就匆匆赶往西园。园在寺中,寺在园内,江南园林与佛教寺院融为一体,这里古朴典雅,道风清正。虽然只是小住了一天时间,但还是有一些小小感受跟师兄们分享。
  因为去得比较晚,从东门进入西园寺后就直奔目的地西斋堂。那时师兄们已经开始在摆放碗筷做行堂准备了。我赶紧系上围裙,戴上白色的“大厨帽”和口罩就加入了忙碌的队伍中。不一会儿,慧苗师兄喊我们去做前行,简单的分工安排后,三称本师圣号,接着称念“诸佛正法贤圣僧,直至菩提永皈依,我以所修诸善根,为利有情愿成佛”,大家一起端正此次义工行的发心。
  行堂结束后,还要大概总结一下此次行堂的经验与教训,最后将义工功德统一回向给一切众生,愿一切众生都能共成佛道。感觉这里的义工行与其他地方不一样,一方面每次义工行都有完整的仪轨:前行发心,正行义工行,结行回向;另一方面修学与义工行完美结合,所有的义工都是三级修学的学员。有师兄跟我说,到同修班阶段才算正式义工,我这个刚刚加入同喜班的小白算是随缘义工。修学,可以作为义工行的心行基础,义工行也可以作为修学的实践与检验。修学与义工行,合之则双美,离之则两伤。
  来这里做义工的师兄们个个都非常积极主动,稍不留意,活可能就被其他师兄抢了,所以有时候还得自己找活干才行。大家在一起做事,非常地开心融洽,氛围非常好。在这种气氛下,我也被感染也被同化了。我想,如果自己在家里或者在单位也能这样干活,那该多好呀。从某种意义上说,一切地方都可以是道场,一切时间都可以修行。如果在西园的义工行是一次有完整仪轨的座下修,那么我也应该把在这里所获得的精神滋养带回到日常生活中去,用这些养料转变我们过去的错误观念与心行,获得改变与成长,是为座下修的延续。如果法义学习和义工行是训练,那么座下修的琐碎生活无疑就是各种实战了,而实战中的表现才更真实,才是修学成果的真正试金石。
  这里的修学氛围非常好,随处可闻清凉法音。中午行堂回来,就听到拈花堂里传来导师的亲切声音,应该是在播放录音吧,好像是师兄们在修习《菩提心仪轨》。本想进去听听,但担心影响师兄们的学习,也就作罢。我准备前往办公室办理住宿,在经过幽长的过道时,又隐隐约约听到阵阵梵音。带着疑惑,我继续往前走,终于看到原来是师父和信众们在这里举行放生法会。稍作停留后,经过天王殿时看到有师兄在护持文明敬香,亲切地递给信众三支清香。我双手合十,微笑着说:随喜师兄。
  顺利办好住宿来到房间,大吃一惊,条件这么好呀,简直就像宾馆。放下行李,刚刚坐定,又听到哪里好像在上课,哦,原来是二楼师兄们在共修呢。门关着,门上挂着一张牌子:正在共修,请勿打扰。门口摆满了师兄们脱下的鞋子:整整齐齐,仿佛一群可爱的哨兵在护持着师兄们的精进修学。
  书院的两套模式,三级修学模式将我们导向智慧,是修慧;服务大众模式将我们导向慈悲,是修福。做义工就是服务大众模式的具体体现,“修福不修慧,大象挂缨络;修慧不修福,罗汉应供薄。”福慧双修,用两条腿走路才能更快更好更稳地到达目的地。
  感恩三宝,感恩导师,感恩师兄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