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美的追求,一直是人类永恒的话题之一,如诗经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有位佳人,在水一方”等。古代中国也出现过四大美人、四大美男等等,可是不管审美的标准是什么,总归是鉴于表象的东西,这些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最终走向衰老和死亡。就像导师所说:永葆青春不过是个注定失败的梦想,因为那是和自然规律抗争。那么到底什么样的美才值得我们去追求呢?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标准,而我在追求美的过程中也有一些故事分享给大家。
  作为一名幼儿园老师,我每天都要在前一天晚上把要穿的衣服和鞋包搭配好,早上必须画上精致的妆容,戴好首饰才可以出门。有很多次我从半路折回家仅仅是因为忘记戴耳钉或者尾戒。以前的理念告诉我:我要给孩子们美的观念,让孩子们懂得基本的美的礼仪,当然这没错,错的是我一直活在化妆品的面具下,不敢直视卸了妆的自己。
  作为一名舞者,每次演出,在台上除了浓妆艳抹外,还配有撩人心魄的眼神、妖娆的舞姿、华丽的服装道具、金碧辉煌的舞台和五彩斑斓的灯光……我一直觉得,一支舞蹈只有这些条件都齐全了,才会彰显舞蹈的效果,给观众美的感受和共鸣。
  直到进入三级修学,我的观念才有了一点点的改变。有一次,我没有化妆,一位师兄说:“哎呀,干干净净的真漂亮!”我以为他开玩笑,就问他真的漂亮吗,他说:“是的,比化妆好看。因为从内往外透出来的美是画不出来的。”我照照镜子,看着自己弯成月亮的嘴巴和眼睛,感觉也不丑,那一天我竟然裸着妆在外面一天,也没有人说不好看。慢慢地我习惯了不化妆,除了去参加大型幼教活动和舞蹈演出。
  为了让自己脸上干净,我每天练习修慈悲,慈悲自己和他人;修《慈经》,让心柔软、平静。长时间下来,心量打开了,接纳的人和事也多了,生气的机会就少了,脾气没有了,脸上自然就散发出平静和悦的光彩。通过思维,我觉得当初的化妆就是对“我”的形象太过执著,进而对美貌产生了贪着,以至于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化妆上,而忘记了内在美的开发。
  我经常会问幼儿园的孩子们:“老师美不美?”他们同样会说:“老师和我妈妈一样美。”当我问他们化妆不化妆哪个美时,他们说:“都漂亮,因为老师不生气,老师爱我们。”其实孩子的话是最真实的,因为我心中充满了对他们的爱和包容,我用孩子喜欢的方式爱他们,爱才是人类最美的语言。
  导师说:“内在美的最高境界是佛菩萨,佛菩萨举身微笑,神情是无限的宁静、安详与喜悦。”这种美是我最向往的。
  在排练供养节目《愿作菩萨那朵莲》时,我在台上听到慈妙师兄这么引导我们:“我们要观想:我们是佛前的莲花,心里装的是众生,我们带着无限的慈悲,在用最清净的心供养。”这段引导,让本来心神不定的我瞬间平静了下来,我怀着一颗虔诚供养的心呈现了这支舞,深深感到这才是我人生中跳得最美的一支舞。
  作为一名社会人,基本的美学礼仪是需要的,但最重要的还是心灵美,因为外在美是转瞬即逝的,而内在美就像璞玉那样,经过无数次的雕琢打磨后,方能展现它所蕴含的明洁之美,纯净之美。就像导师所说:“我们有什么样的心,就决定我们有什么样的世界。”只要我们都能拥有一颗至善至美的心,这个世界就是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