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生活上没有经历过什么苦难,只因人生走到了一个阶段,心灵上有了更高一层要求,所以觉得现实的世间无所依托,生起了寻求究竟依靠的动力。至于对痛苦和忧愁的感受,则有如辛弃疾“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牵强附会。
  但是,对于如此感受不到苦的我来说,经出家后的学习,也认识到三苦、八苦,无量诸苦。祖师大德一层层剖析,我不得不承认世间苦的真相。这并不是说,我本没有苦,都是由于别人说苦而渲染了我。是因我不承认苦的真相,而在苦中作乐,麻木无知!
  因为我很相信伟大的佛陀,对他所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信服得五体投地。也正因为我深信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不妄语者、不异语者,所以,我对佛陀有坚定的信心,也是因为我学习了佛陀金口所宣的戒侓。在学习戒侓的过程中,我逐步体会到佛陀大慈大悲的本怀,了解到佛陀大智大勇的智慧和德能,体会到佛陀慈母悲父的情怀。
  所以,我没有理由不相信佛陀所说的话。因为佛陀告诉我:世间无常,国土危脆,四大苦空,五阴无我,生灭变异,虚伪无主,心是恶源,形为罪薮,如是观察,渐离生死。
  所以,我没有理由不按照佛陀的话去思维人生,即便我现在没有什么苦难。我要提醒自己:“人无近虑,必有远忧。”这并不是要在平静、充实的生活中自寻烦恼。
  所以,我没有理由不听佛陀的教导,不去“如是观察”。由此,我观察自身,从年幼无知一直到现今中年的我,身体上的变化,心念上的迁流,观念的改变等。还有山河大地的日新月异,曾经相识或不相识的面孔更换,科学技术的淘汰与更新,从而有人欢喜有人忧,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的现状。这些我感同身受,于是,我开始思维无常的问题。
  所以,我不得不面对现实。也仅有这“无常”二字,才能使我不得不思维现实的残酷,不得不承认世间是无常的。
  从而,使我在这有限的人生中,不得不收敛些许的放逸和懈怠。我虽然没有“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的无奈,但也应该时刻提醒自己,“念死无常,仿佛警世的钟声,振聋发聩。每一声都在提醒我们,珍惜现有的每分每秒,用来完成今生最重要的使命,就像临终者珍惜所剩无多的时光,不敢稍有懈怠。所以,念死不仅对修习皈依,更对未来的一切修行都有着重要意义。”
  所以,我要感谢无常,常念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