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通过亲证证得不生不灭涅槃寂静的境界后,发出感叹:“我生起如是知见,我心解脱不动,这是我的最后一生,不会再受后有。”这种境界让我感动不已。
  佛陀在初转法轮的开示中,提出苦集灭道四圣谛,通过示转、劝转和证转来宣讲正法。佛陀为什么用苦、集、灭、道四个字呢?而且要通过示转的方式来进行阐释?就是要告诉我们,什么是苦,什么是集。只有真正认识到了苦,了解了集,才会走上正确的修行之路,才会解脱轮回。蕅益大师依据经典做了精要的归纳:“此是苦,逼迫性;此是集,招感性;此是灭,可证性;此是道,可修性。”苦和集的流转门,蕴含有情众生流转的本质。如果将其与十二因缘对应起来,怎么看苦,怎么看集?
  首先需要理解“此是苦,逼迫性”。什么是苦?解除苦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脱离轮回?那轮回是什么?轮回的根本是什么?如果我们沿着这个脉络一层层往下探究,其实会发现,我所理解的苦就是生活的一种现象,是非常表层的认识。
  通常我认为,过得不好,遇到不如意的事情,遭遇到挫折这些是苦。其实事物本身并不存在苦与乐。是我的六触产生了受,在受的这个环节中,因为认识的不同,因为教育的不同,因为经历的不同,从而有了分别心,产生了苦与乐的感受。否则标准统一的话,为什么有些人吃粗粮就认为难以下咽,是苦,有些人吃粗粮就认为是养生,觉得是甜呢?佛陀所讲的苦,是我认为的苦吗?
  我想起佛陀最早出家的缘由,是为了解除老、病、死苦。这是一种现象,但佛陀出家是为了解除这种现象的困扰,还是为解决其蕴含的本质?通过学习我知道,有生就有老,有生就有病,有生就有死,这是有情众生的规律。佛陀的出家,是为了解除轮回的苦。而轮回的苦,不是指生老病死现象本身,轮回苦的根源在于心。如果这样理解,佛陀的出家是为了解除因为老、病、死,人们内心恐惧、焦虑、厌恶所带来的苦,以及由这种苦的内心状态而导致的种种造恶业的行。
  回归到蕅益大师的这一句话“此是苦,逼迫性”。这种苦,心的苦,是怎样的?是我不想要就不会来的吗?还是说这种苦就伴随着我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的生命中,我是不是时刻都处在这样的苦的状态中?我随着情绪在飘荡,随着业力在飘荡,我认为的我是不是真正的我,我所拥有的认识是正确的认识吗?
  我的观念和认识,来自于家庭的教育,来源于父母有限的人生经验,来源于学校的教育,来源于老师学习到的知识传承和他的经历,还来源于社会的教育。我在社会中的为人处世,在社会中的历炼拼搏,在社会中的摸爬滚打,所有一切经验和积累,所有的一切顺境逆境,所有的一切因缘和合,形成了我的认识,我的人生观念,我的价值观念。这些融合在一起,造就了一个顽固的我,而这个我是真正的我吗?还是被其他人的人生观念所灌输而成的我?
  当我认识到了这些,才知道原本的我是有问题的,才会更有愿望打破原有的固有认识,树立正见。这样才会正视苦,正视苦的本质。不是外在的现象,是心的苦,无明的苦,无明所造作恶业的苦,是无力解脱而苦苦挣扎的苦。书本中讲到的八苦,其实就是心的几种不同表现形式。
  接下来理解“此是集,招感性”。招感,佛陀在佛法中讲到,如是因招感如是果,因果规律循环往复,业力现前,人人平等。佛陀在观十二因缘中,看到因果是什么?其实就是缘起,因为什么缘,造就什么样的果。缘起是我们所处世界的根本规律所在。一颗种子种下去,因是什么?缘是什么?果是什么?最核心的因,就是这颗松树的种子,它不可能最后成为一棵橡树。外在的阳光、雨露、呵护都是助缘,因缘和合,最后造就不同的果。苦是什么?不是外在现象,是心苦,我内心因为无明所带来的情绪和认识,以及观念上的错误,会让我在轮回的业力中无力自拔,身陷漩涡。
  而集的招感性,就是佛陀想让我们看到苦的因,需要我们通过十二因缘,来探究苦的因,揭示苦的内涵。就好比“家”,家是什么?字面意思理解,上面一个穴,下面一个豕,代表了一个可以让我们寄托身体、寄托情绪、寄托感情、寄托财富的地方。家是粘著的所在。这也是为什么面对外界风云变幻,如果不到家破人亡,就不会奋起改变。因为任何时候,我都把家当做最后的堡垒,只要家还在,就有退路,就有可以依靠、可以依赖的地方。这也是为什么佛陀说众生刚强难调,觉得宣讲正法很难的原因所在。佛陀讲到,“但今世之人依赖爱执、喜好爱执、享受爱执,让世人见到真理是困难的”。家有太多的爱执在里面,已经形成了一个无明的堡垒,一种内心的束缚。
  甚至有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在修行,并不粘著自己的小家。其实,投身到单位、团体、组织里,也可能是一种另外形式的家。又比如我来书院学习和义工,曾经提出把书院当做自己的家。一个新的大家庭的感觉多么美好,但这种新形式的“家”,其实又成为了新的粘著和束缚的堡垒。如果不正视这个问题,不调整自己的心,同样会陷入到世俗的粘著和渴爱之中。
  十二因缘引导我认识到家的问题所在,去看到家和家人的缘起,对家尽可能不去粘著,不设定,不渴求,这样才能够消融在这种因缘因果的过程中,才能真正能够做到——存在,即存在,来到,即来到;处于其中,安于处于其中,出于其外,淡然放下出于其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