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或者佛教是什么?找几个身边的人问问,可能给出的答案多数是烧香拜佛,经忏法事,求福求财之类的。造成这种误解有很多原因,有教界自身的原因,也有外部的原因。
  我出生在一个信佛的家庭,父亲对佛法有很深的研究,家乡也是一处佛教圣地,即使如此,留下的很多记忆也给人一种佛教是迷信的错觉,诸如过年全家要去敬香,定期去寺庙做法事等等。
  因为未曾系统地学习佛法,在周围环境的影响下,那时我对佛的态度其实是一种敬畏,觉得佛是神,他可以掌控我们的一切,可以惩罚我们,或者给予我们想要的一切,所以,我每次去寺庙都怀着一种忐忑不安、小心翼翼的心情,生怕得罪了神佛,会被惩罚,现在想想,真的蛮可笑的。
  由于自身的经历和性格,我一直在寻找人生的意义。有一句谚语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思考人生意义往往就是因为发现人生其实无意义。我开始看各种佛法书籍,那个时候的我在佛经里看到的是“空”。《金刚经》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既然一切都是梦幻泡影,那么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我陷入一种彻底沉沦和迷茫的境地,对任何事都生不起兴趣,只是麻木地活着,导致做了很多错误的人生选择。
  参加读书会,从一开始的小小不屑到现在的每每于法受益,很感激三级修学给了我一个重新认识佛法,认识自己的机会。从敬畏到尊敬,只有一字之差,但却是天壤之别。敬畏是因为畏惧,畏惧高高在上的神佛,畏惧他们掌控人类命运的能力;尊敬是因为感激,感激智慧、慈悲的本师将到达彼岸的方法告诉我们这些后人。
  彼时的佛,是神,是命运的掌控者;此时的佛,是老师,是光明的指引者。
  相对于他力信仰的宗教,佛教更需要理性,更需要思考,其他宗教不需要对生命有太多了解,只要虔诚、听话,多做善事就行了,至于能不能升到天堂,那是由主宰神来决定的。而佛教偏重自力,这就必须向内探究,了解世界的真相和规律,开发自身本来具足的智慧。
  佛教是没有神佛的,也许有具有神通的修行者,但绝对没有一个主宰一切的神。这也是我最终愿意皈依三宝的原因,我不是一个愿意将命运交给别人的人,哪怕是神,我喜欢思考,更喜欢去质疑,而佛法讲究的正是“小疑小悟,大疑大悟”,这展示了佛陀的胸怀,也体现了一种真理不惧怕任何质疑的自信。
  遍寻世间一切真理,我们会发现佛教是最究竟的,它以皈依为入门,以树立正见为基础,以理性思维为方法,通过依法修行来实证,最终达到开发我们本身智慧的目的。
  探究世间一切宗教,我们会发现佛法是最理性的,它没有所谓的主宰神,不以盲信为前提,在学习正见的基础上,向我们揭示宇宙最深邃的秘密,那就是我们每个人都有觉醒的能力。
  其实,释迦牟尼也是跟我们一样的人类,他因为看到了生老病死,看不到生命的意义才生出想要超脱的心。通过开发自身圆满无漏的智慧,他找到了生命的终极意义,跳出了轮回。
  佛陀的这段经历具有重要的实证意义,它告诉我们,一切众生都有佛性,只要我们能够开发出自身的佛性,就可以成为佛陀那样的人,成为智慧圆满的觉者,不再被轮回所羁绊,抵达寂静欢喜的彼岸。所以,众生与佛陀的区别就在于,我们是迷惑的、无明的,不觉的,我们被自己的魔性所控制,而佛陀是顿悟的、清明的,觉悟的,他已经消灭了一切魔性。
  感谢佛陀,感恩佛法,让我有了一个可以终身为之努力的目标。
  彼时,世间就像一个黑暗的牢笼,众生在这牢笼里痛苦地生死轮转,没有出路。
  此时,有一束光照进了牢笼,那是一条路,一条叫做佛法的路,一条由佛陀开凿的路,一条可以逃离这无尽生死轮转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