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诵“皈敬颂”的一刹那,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心中无比触动。宗喀巴大师对释迦牟尼佛、弥勒菩萨、文殊菩萨、龙树菩萨、无著菩萨、阿底峡尊者,一一礼敬,大师礼敬诸佛菩萨祖师大德的恭敬与虔诚之心让我感同身受,也不由得生起万分愧疚之情。佛法讲究传承,宗大师对传承致以无上的皈依和礼敬,令我认识到《道次第》的清净法源。继而想到导师在三级修学中传承着可以让我走向光明和解脱的无上正法,我检讨自己:是否对导师生起了恭敬感恩之心?
  修学初期,我对修学很随性,态度模式就像耳旁风,吹过而已。自修时看书、看视频都是草草了事,有时甚至边看视频边干活、吃东西、走路;看书时心不安宁,浮于表面,根本没有以一颗虔诚的心去闻法、去自修。一周下来,认为看过有点印象了就可以了,在组修前根本不怎么去思惟和阅读辅助材料,就这样持续到同喜班最后一个阶段。过患可想而知:法不入心,理解不全面,接受很欠缺,正见也不明,在需要时又如何运用呢?遇到对境,痛苦现前,无法面对,无法解决。我怀疑过,有时还徘徊在学佛与不学佛的对抗中。
  在这个过程中,自己并没有意识到所有问题的根源,还一味沉浸在被“我执”包裹、滋长和蔓延的法喜中。凡夫心真可怕,隐藏起来让我发现不了,伪装起来让我无法识别。
  可喜的变化是从修学《皈依修学手册》开始的,学佛的发心被重新梳理和定位,我越来越清晰明了为什么修学佛法。感恩这段课程的设置,让我真正明白了三宝的内涵所在,也知道了要从迷惑中走出,必须从皈依三宝开始,也必须由以自我为中心转化为以三宝为中心,依靠三宝的力量和加持,成就本自具足的内在三宝品质。
  此时,我生起了强烈的皈依之心,十一期间我又重新参加了皈依法会。这次的皈依使我真正感受到获得了清净如法的皈依体,我要加以爱护。
  我开始检讨自己在修学中存在的问题,认真面对每天的自修:端坐、关闭手机,在每一课中落实态度模式,检验自己的恭敬心。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好多,惭愧和忏悔不由自主从内心生起。导师在第一课就告诉的方法,为何一年的修学都快结束了,我才意识到该去好好落实呢?
  在不断调整修学态度的过程中,我渐渐明白了,导师似乎看到了身处迷惑时代的我们学佛时会走的弯路,才以三级修学模式给我们提供最珍贵的捷径,而我却被习气牵引、业力障碍,一直没有接受和运用。
  此时,我对导师的感恩之情和愧疚之心喷涌而出,学佛不是生活的点缀和一种姿态,我不仅要真诚面对自己,还要真诚面对法,面对导师!我是轮回中的重病患者,我却认不清,没能把法当做良药,也没能把导师当做为我诊治的良医,更没有意识到导师就是来救我走出生死轮回泥潭的大菩萨。
  在修学“四法行”时,讲到了依止善知识的重要,要对所依止的善知识恭敬、净信、生敬、依教奉行。这对未来的修学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只有通过恭敬才能达到净化内心的效果。如我能在修学中心生恭敬,内心是清净无染的,才能盛接佛法甘露,与法相应。
  同修班开始后,我的修学态度有了很大调整。每天早上从礼敬诸佛、供养开始,定时定课,自修也遵循仪轨进行,每天的回向让自己的心不断打开,充满喜悦。

  自修时,我观看导师的开示,做笔记、导图,逐题思维辅助材料,在每一个步骤中都感受到了导师的慈悲与关怀。一连几课修学下来,明显感觉和以前不一样,视频中导师的每一句开示都记忆深刻。导师对每一课的诠释都是那么细致,那么易于理解,每字每句都是那么平和、亲切,让我不由得想起一位师兄在分享里所说的,“导师是以我的高度,我能理解的语言,开示甚深微妙的佛法。” 一分恭敬一分受益,我以恭敬心得到了清净心、虔诚心、信心和爱心。每一课都收获到丰盛的法喜。
  经过这一年修学的摸爬滚打,珍惜之情也日益递增。感恩导师施设的三级修学,让我看到生命价值的目标所在!感恩修学路上殊胜模式的慈悲护航!更感恩所有善缘的悉心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