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觉醒的艺术之“音乐的雅与正”

文│善果   图│赵德明

古荡清幽竹林高,水网密布波光韶
西溪探梅问渔老,疏林淡抹酒旗招
芦埂苇荡飞白鹭,草堂人家过小桥
乌蓬斜靠杨柳岸,云水禅心天地遥

  陈子淑老师束发高耸,身穿汉服,低头揉吟按滑古筝,如月师兄翩跹起舞,天籁一般的绝妙之音如流水般叮咚婉转,音声里,竹林扶疏,泉石相映,营造出空灵悠远的意境,让人不知不觉沉浸在古朴飘逸的音韵里,浮躁的心得以沉淀。
  12月9日下午,室外雨雪霏霏,西园寺拈花堂内禅乐飘飘,在一曲筝舞结合的《云水禅心》中,觉醒的艺术之“音乐的雅与正”的讲座拉开了帷幕,也开启了一段美好而又让心安住的时光。

何为音乐

  当这段让人褪却不安与烦躁的开场后,以倡导恢复中国雅乐为己任的青年古筝、古琴演奏家、作曲家,中国管弦乐协会会员,苏州传统音乐家协会会长,木瓜雅乐工作室创始人,八音雅乐团团长,擅长26种乐器的陈子淑老师开始问大家,何为音乐?
  音乐是自己心里的话,想通过音乐说出来;
  音乐是现实人生的描画,可给人带来美的享受、心灵的宁静快乐,可以去除烦恼;
  万物都有音乐,只不过我们未必懂得,人内心的喜怒哀乐都可由音乐来表达;
  音乐是声音的艺术,是种美,可以自娱自乐,也可与人同乐,可以不借助语言进行心与心的交流……
  以桌为组的学员们一个个分享道。
  接着,子淑老师以“乐”字之起源开始为大家讲何为音乐。甲骨文“乐”字意为木上两人打鼓,而乐之本意为无草之药。
  “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感于物而动。故形於声。声相应,故生变,变成方,谓之音。比音而乐之,及干戚、羽旄,谓之乐。”子淑老师又从《礼记·乐记》来解读声、音、乐。
  在这过程中,子淑老师把排箫、笛子、篪一个个用声音表现给大家。他介绍道,排箫形如凤翼,也叫“比竹”“参差”“雅箫”等。紧接着,他用排箫独奏了他作曲的《凤凰引》: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亦集爰止。蔼蔼王多吉士,维君子使,媚于天子。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亦傅于天。蔼蔼王多吉人,维君子命,媚于庶人。
  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菶菶萋萋,雍雍喈喈。
  君子之车,既庶且多。君子之马,既闲且驰。矢诗不多,维以遂歌。”
  在排箫具有穿透力的袅袅余音中,高高青天凤凰飞,百鸟追随上晴空的图卷如在眼前。鸟儿尚知择良木而栖,人类呢?

佛教音乐起缘与发展

  佛教音乐是由梵呗发展而来,起源于印度吠陀时期。佛陀根据记述梨俱吠陀歌咏方法之娑摩吠陀而制定伽陀(偈)而传播开来。中国最早创作梵呗的是曹魏时代陈思王曹植,他尝游鱼山(今山东阿县境内),闻空中有一种梵响(岩谷水声),清扬哀婉,细听良久,深有所悟,乃摹其音节,根据《瑞应本起经》写为梵呗,撰文制音,后被称为 “鱼山梵呗”。现在的鱼山梵呗已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
  佛教音乐可分为赞、偈、咒、诵四大类。赞,有祈祷和歌颂佛祖之意。偈,梵文唱,有五字体和七字体之分,有八句复唱,也有四句复唱。咒,即是咒文,由梵音转读,只可意会而不可解读。无韵咒常以木鱼单点伴击;有韵咒则常以磬、铃、铛来伴奏。诵,即唱诵,与赞同是韵体体裁,但更富音乐性。
  禅乐,是中国禅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达摩祖师将佛教禅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大乘佛教理念传入中国后,乐师们根据古代禅师们在日常生活中所证得的人生哲理而创作成诗歌,再进行谱曲演唱而形成的一种古乐。
  子淑老师常识性地介绍了佛教音乐后,开始教大家唱他作曲的《一念一天堂》:“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一叶一如来,一砂一极乐,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静。”
  人的心里有什么?各种各样的念头,染著了贪、嗔、痴、慢、疑的各种念头。人的念头,可以决定未来生命发展的走向,或者幸福安定,或者烦恼不断,一切皆从心出。要过上心灵的喜乐生活,还需对心时时清理打扫,拂去尘埃,观照每个念头,不随念迁,不随境转。无论世事如何变幻,若心不伤,岁月无恙。

何为雅乐

  《诗·大序》说,“雅者,正也。”雅乐,即典雅纯正的音乐,是古代的传统宫廷音乐,也指帝王朝贺、祭祀天地等大典所用的音乐。雅乐的体系在西周初年制定,与法律和礼仪共同构成了贵族统治的内外支柱。以后一直是东亚乐舞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金、石、丝、竹、土、木、革、匏这“八音”,对应的乐器则是是钟、磬、琴、箫、埙、敔、鼓、笙。子淑老师一边介绍,一边开始吟唱雅乐《木瓜》: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受益了,要回报分享。雅乐之正,不正如同心之正念?

雅乐与佛乐的联系

  雅乐与佛乐皆导人向善,出自清净心灵的和美之音,流露其本性的正直清澈,使听者身心清明,内心安宁平和。
  子淑老师这样解释。
  中国的传统艺术哲学中强调向内求,求的是智慧,求的是人生命深层的力量,求的是人自在的本性。追求的并非是知识。诚如弹琴,弹的并非只是技艺,而是心,听从内心的声音,跟随心灵的引领,回归安宁,达到忘我的境地。如禅宗之刹那妙悟,参悟生命的本真。红尘本沉浮,回归心灵才是真。
  子淑老师说出弹琴的真谛。
  子淑老师邀请苏州昆剧院的老师和他琴箫合奏《关山月》,淡然古朴的古琴与悠远的箫音相随,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苍山空寂,表里俱澄澈,透出无限的苍茫与宏大的气魄,我亦荡去机心,荡去尘染。尽兴处,子淑老师唱出:“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那是灵魂深处的律动。

觉醒之乐

  攻琴如参禅。
  子淑老师在听到济群法师“觉醒的艺术”中提到的“无我,无相,无限,出世,寂静,超然”后创作了古琴曲《觉醒》,并首次弹奏了这首曲子。
  在指间的吟揉抹挑勾剔中,琴声散淡,静心于此,恍然放浪形骸,立于旷野,风来水上,云过长空,缥缈无迹,无所羁绊,有种荡去人间风雨与松风云水共缱绻的萧散之境。

余音袅袅

  在老师的讲解中,不时有书友起身即兴和老师合作,或舞或唱,用心舞用心唱,一切都在同频的用心中。
  问:文人弹琴,艺人弹筝,筝声音大,听起来有些躁,可是为什么能在老师的古筝曲中听到古琴的韵味?
  子淑老师:技巧也是有的,但关键是心。有次在很多人的时候,用丹田之气静静地弹起筝,能量的散发,刹时让人们静了下来。
  主持人:一切唯心造,这是心的能量。心可以通过琴、通过筝、通过箫、通过歌声等种种的方式去呈现,所以觉醒的艺术关键在于一颗觉醒的心。
  虽然已到散场的时刻,大家却不愿起身,意犹未尽,子淑老师再次弹奏了古琴与古筝。在禅意的琴音里,心灵逍遥,不嗔不喜,不喧不躁。人这一生,纵然你坐拥无尽繁华,而最美的光阴,还是守着内心简静清宁的那个时刻。而此刻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