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11,妻儿买了一堆东西,说是“图便宜”。
  节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快递来敲门,多的时候一天有两三个,我已经开不起门了。我对妻儿说:“别买了,行不?”
  看着堆在一起的大包小包,我无心去拆;看着一个又一个衣柜被塞满,东西摞了起来,我不禁想,真需要吗?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习惯了买买买,即使没用也会收拾回来,直到放不下的时候,再去送人,送了旧的,再买新的。
  那一日,读到弘一大师的一句话:“惜食惜衣,非为惜财,缘惜福。”内心深受触动!当时很多对弘一大师有信心的信众供养大师很好的资具、珍贵的物品,他都统统拿去供养僧众,他说:“因为我知道我的福薄,好的东西没胆量来受用。”我自己呢?
  当我们日渐小康,不再为温饱忧虑的时候,奢华之风也在暗自滋长。吃东西,不再为吃饱,想吃好,吃品牌,吃舶来品;穿衣不再为取暖避寒,是为美观,是为品味、档次、身份,特别是网络代购的发达,从国内买到了国外;住的房子也从平房变成了楼房,变成了独栋别墅,观景房......从生活的点滴去审视,去思量,我发现,我早已忘记了生活的目的,而是在攀比之中越走越远。
  古德告诉我们:“一茶一饭当思来处不易,一丝一缕恒念物力维艰。”就像印光法师说的那样:“衣取遮体,兼以御寒,大布之衣,惜福养廉。莫羡绸缎,锦绣华美,折了福寿,自暴自弃。”可是自己呢?拉开衣柜看一遍,我在屋里走一圈,楼上楼下,有多少是需要的?巡视一遍才发现,大多都是没用的。
  在因果面前,固然现前的富贵是往昔的福报使然,所谓:“一饮一啄,莫非前定。”可是,“人生衣食财禄,皆有定数,当留有余不尽之意。故节约不贪,则可延寿;奢侈过求,受尽则终;未见暴殄之人得皓首也。”记得,有大德开示过死亡有几种,其中就有“福尽而亡”与“寿尽而亡”之别,如果不珍惜福报,就会因为福报耗尽而面临死亡的结局。
  作为佛子,我当如何呢?口口声声说追求生命的觉醒与解脱,要生起出离心乃至菩提心,为什么还这么在意生活呢?我们不是红尘的过客吗?不是旅居娑婆吗?
  我想,作为佛子,固然需要培养成就的福德资粮,而在生活中惜福,不也是一种资粮吗?
  在这些物质的背后,不正是世间追求,耽著名利的烙印吗?不用再和世人比较了,我应该拥有一种少欲知足的生活。“穷释子,口称贫,实是身贫道不贫,贫则身常披缕褐,道则心藏无价珍。”这是我渴望的生活。
  又一天要结束了,我不禁轻轻地问了声自己:我今天惜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