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新会上的又一次收获

  辅导员自新会中,我被智妹师兄的分享深深打动了。她说到如何去关爱班上的每一位师兄,特别是那些近期有些低落的师兄,真是非常有爱,非常慈悲,倾注了全部的心力,让我内心深受触动。我一直以尊重每位师兄的因缘为理由,随缘惯了,我觉察到了内心的冷漠。
  在回家途中,我给一位还没有回复是否晋级的师兄编了一条短信,非常诚恳地邀请他出来一起谈一谈。班上有好几位师兄也已经关爱过他,可是短信也不回,电话也不接,到了晋级这个节骨眼上就没有声音了。我想无论如何要找到他本人,争取谈一下。那天晚上没有收到他的回复。第二天再给他留言,表示到下班的时候到他住的那边去等他。他终于回应了,说大约六点钟下班。我想这样应该是敲定了。
  于是在约定的时间,我跟他一起吃了饭,然后又找了一家茶馆坐下来。我们年龄相仿,是同一地方的人,自然有很多的共同话题。从小时候那些乡土趣事,一直聊到品茶,聊到音乐,聊到足球。他是一个球迷,对足球了解很多。当我说到皇马是不是法国队的时候,他笑着帮我纠正。那个晚上我们聊得很开放、很开心。
  后来当话题有机会转到修学的时候,我分享了自己修学以来的收获和转变。我心里想着,今天我不设定要把他劝进来晋级修学,就单纯地陪伴。当他自己问及班上的师兄有没有晋级的时候,正好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就把话题停在了这里。当我们一起走出门的时候,道别分开后,我走了几步又转过头,非常坚定地看着他说:“师兄,23号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来参加我们的晋级仪式。”我看他的嘴角也泛着笑容。
  回到家后,停下车来,我想起了导师在慈善开示中的一个要点,意思大概是一开始学员都不一定有坚定的信仰,多一些慈善关怀,他就能跟上了。结合智妹师兄的分享以及刚才的陪伴,都让我感到师兄们初期非常需要关爱,特别是那些内向的、状态一时低落的师兄,更需要得到关注。于是我继续给一位已经退群确定不晋级的学员,发了一条类似的信息。回到家中,厨房下水道泛出来很多水,一边跟物业交涉,一边清理这些水,一边还解决着女儿的小小烦恼。一天的事情结束的时候,已经到了深夜,没有任何疲惫,没有任何埋怨,心里满是淡淡的喜悦。到了临近睡觉的时候,那位学员回复了,表示愿意。接到这样的信息,让我非常喜悦。
  第二天下午,当繁忙的工作完成的时候,我驾着车在中环上,往家的方向行驶。想起昨天的这一幕,突然想到了菩萨是如何地不舍一位众生,是如何地珍爱众生,就像自己的独生子一样,不禁满是泪水。感受到自己坚硬的心在慢慢融化,这样的泪不是痛苦,不是烦恼,而是平和中带着喜悦,我想这是慈悲心给我的最好的礼物。也感受到了自己其实也在菩萨的珍爱之中。当我低落需要支持的时候,也有很多义工菩萨给到我力量。
  不去真实地践行陪伴关爱,是感受不到这些心行的。其实班级的每一位师兄,都是实践菩提心的最好所缘。想到自己原来非常随缘,其实洒脱的背后是狡黠的凡夫心在找借口。
  这次自新会,辅导员之间的交流给到了我很大的启示。我对如何修慈悲心,如何去自他相换,都有了一些感悟。虽然最终他们都没有来参加晋级,但对我来说,确是迈出了很重要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