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修学得知,在自己身心当中,内外环境,一切如意圆满之因,都是往昔从三宝处所种福田而获,比如得暇满人身,这是人天最大福报,但若无三宝,若无善知识,这样的善因,往昔定是很难种下去的。这也是《略论》所揭示的:暇满有两个难得——因难得、果难得。
  又观察自己几十年来所受的一切苦痛热恼、内心所经历的迷惑无明,皆因善根种得不够,恶因导致,有漏的现象在身心中处处可见,无法自饰。
  导师常说“要为利益一切众生成就佛道而修学佛法”,之前对此概念体会不多,仅能引发微弱、空洞的发心,因此常陷入做事的现象中。当殊胜的两套模式推动着我去面对内心时,真是步步紧逼,让我不得不认真思考,我的出路何在?如何做对自他才是真正有益?
  经过种种观察与总结,我认识到,若不跟着导师教诲走,就是留在自我的感觉里,与觉醒、解脱背道而驰,实践两套模式是唯一的出路。
  在今年义工行中,每天要面对大量信息,需对接沟通众多对象、推动众多修学及义工事务,几乎是连轴转,常被消耗到筋疲力尽,每晚临睡前犹如放完电的电池。面对此状也常想解脱,想轻松点。
  是书友、班级同学对法的渴求之心在支持着我,是如来使的榜样在召唤着我,是法的力量在牵引着我,每当烦恼生起时,我用所学法义化解它,这两种力量常常会拉锯,但也能立竿见影,然后烦恼又在境界中继续生起,再继续对治......在无数次反复中又走过了一年,暇满人生也又少了一年。
  若有人问我这一年收获了什么?我想就是收获了许多这样的修行机会。若无对境,我会自视甚高,认为自己很厉害,是对境让我看到烦恼丝毫不比别人少;若无对境,我会认为学得不错,是对境让我看到自己三器具足,根本还不是法器;若无对境,我还会感觉解脱的生命已在不远处,似乎就一步之遥。那么狂妄的想法,是对“无始无明”这个法的无知,是一个凡夫的盲目自信,是对凡夫心掉以轻心。
  通过对境,我认识到“无始”这个概念背后,是一个缘起的生命在无限的过去所经历的无限时空,是一个真实客观的、缘起的过程。我现在生起的每一念负面心行,用“亿万年老妖”来形容一点不为过,因为每个心念都是穿越无尽的过去相续到今天的,比我现在色身的寿命长了亿亿万万倍。在《佛教的世界观》里有描述:小劫、中劫、大劫、芥子劫、盘石劫、侵蚀劫、有佛法住世的明劫、无佛法的暗劫......在我想象的到与想象不到的无限过去长河中,“我”这一缘起客观的生命现象,都是在的,而且无一天缺席,请不到一天假,每一天都在,每一生都以不同的生命形式存在着,这些善与不善的心念,都在念念迁流着,奔腾到了今天这个时空因缘中。多么浩大的一部历史,多么悲壮的一部无常史!这是自己亲自出演的、一部没完没了的连续剧!
  当我发现这个悲壮的事实时,我震惊了,似乎还伴随着一丝绝望。想要终结这个轮回史,谈何容易!若无法的力量、无善知识,是无望的!
  由此我思惟,要依靠之前积累的福报,趁着现在这个宝贵的暇满人身还没有老到学不动、干不动,应该老实听师长的话,如说而行;要向如来使学习,更多地去服务他人,在因地上去改变生命基因。我要用足这段暇满,让无始以来所种的一切善因,有相续的土壤。一位大德说“我们的前生很争气,挣来了今生的人身,我们今生要注意,不要把来生推下悬崖”。
  根据《略论》的引导,我为未来确定了三个目标:
  1、努力修学与承担义工,行五戒十善,最低保有来生的暇满,好继续修行,这是下士道的修行目标。
  2、通过精进修学与服务大众,增上自己对法的体悟,把自己推到水深火热中,逼自己在每个境界前去识别和体认书上说的法、法师所说的法。顺境中是缺少修行机会的,需通过对境,让法从书本走进内心,通过倒逼制,让身心慢慢与法相应,获得解脱能力,这是中士道的修行目标。
  3、通过实践服务大众,训练发心,种下成佛的种子,默默行持,长时耕耘,生生相续,慢慢与菩萨道相应,这是上士道的目标。
  通过思维,我对三个目标充满信心。而这一切,都需要当下的机会作为练武之地。所以精进修学与继续承担义工,是我成长的需要。我要像导师一样,投入到传承与传播三级修学的善业中去,导师的悲愿一定会实现,而我要成为这项伟大事业的一名参与者、建设者,直到轮回彻底结束,直到成就无上菩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