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班级交流,讨论分享阶段,有位师兄没有按讨论题分享,直接连珠炮地发出一通质疑,源于她上次网络连线分享由于超时被打断。
  “不尊重人,能接纳书友却不能接纳自己师兄,辅导员分享也会超时,都想退班了……”这位师兄闻思能力很强,思考问题一般也比较深刻。我一下子紧张起来,因为之前她所在组组长在班委会上给我提过意见,我当时解释了5分钟分享的原理,并说一般不会打断,这位师兄是因为超时太多才被打断的,并且希望各组小组交流时再跟组里师兄强调下交流分享的计时问题。
  看到这位师兄起这么大情绪,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当场检讨是我的问题,是我示意主持人打断她的,再次强调共修分享计时是为了培养大家的觉知力,忏悔自己没有给师兄们讲清楚,没有以身作则,并表示今后辅导员的分享也进行计时。但我的忏悔显然没有收到效果,这位师兄又表达了一通其他的不满。后来当有位师兄说这位师兄为那天的分享做了很多准备,而且是在机场带病给大家分享的,这位师兄终于展颜笑了。
  原定30分钟的讨论超时十多分钟,最后在我的简单总结中结束。
  回去后我就浑身难受,身体是心的反应,我意识到自己出问题了,于是脑子里就一点点回放那次交流的情形。
  这位师兄刚开始分享时在咳嗽,因为她那段时间感冒,还请了假,大家一直给她回向。她分享开始就说自己当初在读书会没怎么受益,进入三级修学是因为导师,下面分享的全是负面的东西。我拿笔记了两条,当时脑子中的想法是:严重跑题,分享应该分享自己如何做的,她看到的却全是别人的问题。都这么久了还是没有抓住要点啊?内心有了这种评价,当5分钟到时她说她还要分享三点,我就听不下去了,感觉她全是在吐槽。终于在铃声又响了几声后示意主持人打断了她。
  现在回想,如果她分享的全是“如法”的,我会如此么?原来我一直还是想听自己想听的话啊!特别是那天有其他师兄在场,自己带的班师兄如此分享,“面子”挂不住。多么严重的我执!
  继续还原当时的情形。一位师兄拖着病体,在机场找安静的地方分享。为了读书会更好地发展,接引更多书友进入三级修学,提出自己的观察和思考,我不但没有随喜,还残忍打断。我为什么没有关注到她还在生病?为什么没关注到她还在克服困难分享?一方面固然是我执蒙蔽了自己的双眼,更重要的是,我看到了自己的冷漠,看到了自己内心不善的种子现行,看清了自己生命的现状,那一刻,泪流满面……
  当班委给我提出意见后,我不仅不接纳,还强调讨论如果任由师兄发挥,是对师兄的不慈悲。依止模式才是真正的慈悲。我口口声声要依止导师,依止两套模式,可是我对模式的理解究竟有几分?自己就这样偏执一端,还强行要求师兄们?陪伴、关爱、理解、引导,我做了多少?为什么我解释了半天没有用,班级师兄的几句话就打破了僵局?
  如果不是导师的摄受,如果这位师兄直接退班,那是怎样的后果?想到这里,我更加忏悔和不安。
  如果不是带班,我能有这样的机会来深观自己么?再次体会到导师的智慧和慈悲,这么多师兄用他们的身语意给我展示不同的缘起,帮助我成长,这样的福利哪里去找?
  感恩导师,感恩三级修学,通过这次风波,再次坚定了自己走在这条路上的决心。因为,除此之外,我已无路可走,因为,这条路是带我走向觉醒的最安全、最便捷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