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我亲历了舅舅的死亡,那个一个月前还和我打招呼,看上去强健的舅舅,临死前,高烧到40度,两眼深闭,嘴巴张着无法吞咽,连水都不能喝,嘴唇干裂,头上戴着冰帽,一只尚能活动的手时不时软软地挥动着……
  表姐轻声地叫着舅舅:爸爸,我把这颗进口药磨碎了,您慢慢地吃,吃了就能好起来的。舅舅配合着,努力着,半颗药吃了一天才咽下去。即便这样,舅舅还在努力地求生。舅舅不想死!
  可是死亡已经到来!舅舅不想面对,表姐、表妹、舅妈也都不敢面对,家里人不忍心看着舅舅深受痛苦,劝说表姐:放弃吧,咱回常州吧!“放弃,我爸就没了,我们不信,我们相信他会挺过去的,我们要坚持!你们一起给我爸加油!”
  我们心疼舅舅,又劝不动表姐一家。我和妈妈、阿姨们就这样在医院里陪了两天,直到第三天早上,医生宣布再也无法救助。看着已经失去理智的亲人们,我果断地和医生交流,说服医生让我们把舅舅接回家,我知道舅舅是多么希望回家啊!那是舅舅最后的期待。三宝加持,一切随顺!
  再次回顾,深深地感恩我亲爱的舅舅,他用死亡给我上了一堂人生最有意义的一课!我或许无法了解和体验舅舅当时的心理,但我知道舅舅用他的爱成就了表姐、表妹的孝心,圆满地结束了此生。
  反观自己,我想过死亡吗?几岁几时以什么方式死呢?假如无常现在就到来,我准备好了吗?
  我闭上双眼,脑中一片茫然!然而,茫然的背后,我还是没有想到自己会死。原来我是这样不敢面对!假如就是现在,我最最舍不得的,最最爱我的妈妈、儿子怎么办?可那又怎样?我只能离开,和他们此生再无瓜葛。我从以为的现实中瞬间跌入空无,再无任何抓取之物,唯有三宝,信和善可将我导向善道!如果不修戒定慧,那时脑里会出现怎样的一片乱想,会将我带入何道呢?
  死时除佛法外余皆无益!轮回之苦来自惑业,无始无明,俱生我执。如果不能觉醒,以我执为推动力,则生生世世不得解脱!
  死往何处呢?舅舅想回家,可家在哪里?死后,此生的这个家和我又有何关系?生生世世,我又有多少个家,多少个亲人呢?家在何处?我本俱足,家就在自己的心中,奈何要抓取一个!无明的我们啊,执著于现在的家,却要失去真正的家!
  无明我执是笼罩在我们身上的重重桎梏,唯有皈依三宝,在善知识的引领下,和同修道友一起勇猛精进才能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