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般人的眼里,我这一生运气不错。
  虽然小时候家境很糟糕,但长大后考学、工作、结婚、生子,一路走来挺顺利。工作体面,收入稳定,我也很享受同事朋友送上的羡慕赞美的话,似乎自己付出了努力,理所应当得到人生的优越感。
  五十岁出头,我因为心律失常同死亡打了一次交道,感受了非常清晰和极度强烈的临终体验。但是,手术后不久,我就将这一切抛之脑后,惯性思维依然推动着我,在贪嗔痴的轨道上更加起劲地舞蹈,直至一次个人的投资失败,我才如梦大醒。
  痛定思痛后,我陷入深深的思考:人应该怎样活着?
  进入三级修学后,我学会了用觉醒的文化重新反思自己的一生,懂得了“人天路上,修福为先”的道理。
  觉者告诉我,福就是福气,报就是果报、业报。种善才能得福,反之,做恶也一定会有恶报。
  我问自己,我是个有福报的人吗?回顾自己的前半生,和我众多的中小学同学相比,无论是原生的家庭环境,还是个人的情商智商相貌身体,我都是一个非常平常甚至拙劣的人。但我工作后人生一路顺畅,二十多岁就被提拔,在令人羡慕的单位里享受着被呵护被尊重的感觉,过着优哉的生活。所以我应该算是个有点福报的人。
  我又问自己,我是个惜福的人吗?我的回答很干脆:不是。过去,我压根就不知道什么叫惜福。我把吃好的穿好的用好的玩好的当作基本的生活质量,不仅不懂得惜福,还任意挥霍浪费。我学会了以貌取人,戴着有色眼镜把人分成三六九等;我学会了矫情、享受、傲慢……我把自己仅有的一点福报损耗殆尽,并任意透支,终于招感恶报。
  觉者告诉我,有福报更要懂得惜福,并广种福田,不断培福,福报才能相续。
  我开始学习忏悔自己往昔所造的恶业,重新培植福报,我希望通过培福而成为有福的人。我明白了将福报用来造福社会、舍我利他,从而改善自己的生命品质,这样,福气才不会远离我,这样活着才有意义。
  觉者告诉我,福报来源于用感恩心、恭敬心、慈悲心种福田。我开始学习从报四重恩(父母恩、师长恩、国土恩、众生恩)入手,种恩田,种悲田,种敬田,培植福报。
  就拿最容易做的报父母恩来说,多年来自认为自己很孝顺父母,为他们不停地买东买西。近几年,我身体不好,加上离开工作岗位后,有足够的时间胡思乱想,我对父母反而生起了埋怨之心,认为他们既没有文化,又脾气暴躁,也不善于有条有理地持家过日子,出生在这样的家庭实在是我的大缺憾。我只看到甚至放大他们的缺点,全然忘了他们在关键时刻的无私、仗义、厚道的品质。
  我扪心自问,多年来,我耐心听过他们的唠叨吗?我理解过他们暴躁背后的不安吗?我对他们所做过的“孝”,有多少是为他们设身处地着想的呢?等等。答案是否定的,我越想越汗颜。
  我开始学习完全接纳父母,学习和父母好好说话,学习平静地面对妈妈时有的粗言恶语……同时,我也学习友好地对待周围的一切。
  对一切生起感恩心,是一件不容易做到的事,我从点点滴滴做起,培养新的好习惯,如多说爱语,为别人做力所能及的事,等等。每次犯老毛病后,我都会反复思维,学习观照自己的起心动念。慢慢地,我发现,每个委屈都扩大了自己的心量,每次纠错都是内心的一场革命,我感到我的心胸越来越大,路越走越宽。
  我妈妈肠胃不好,饮食也不注意,经常拉肚子。一次严重的大便失禁,裤子等衣物全部都是秽物,我为她洗衣服的当下,也是修六根门头的好时机,我那敏感的被老公戏称为狗鼻子的嗅觉好像也不灵敏了。
  我没有能力为国家做什么事情,就地捡起一片垃圾等等有利于环保的小事也是报国土恩。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捡起别人扔的垃圾放进垃圾桶里的时候,我还有点不好意思,毕竟我以前从来没有这个意识和习惯。其实在弯腰的时候也是在放下傲慢,学习谦卑。现在拾起路上的垃圾之类的小事已经成为了我的习惯。
  当我真诚地感恩打扫卫生的清洁工,当我真诚地为快递员指路,当我对每个小动物有了悲心,当我面对权贵和弱小时,都有了相同的淡然处之的心,我就增加了一层众生平等的意识和能力,报众生恩也开始落到实处。
  当我把成就三宝品质当作报三宝恩,当作我的人生目标时,我更是有了方向感、充实感。
  学习培福才刚刚开始,要走的路还长,会遇到种种困难,但我只能不停地往前走,没有选择。因为,我们每做的一件善事,每行的一件恶业,都不会空过,它积蓄在生命里,最终会形成强大的力量推动着生命的走向。
  “人为善,福虽未至,祸已远离;人为恶,祸虽未至,福已远离。”止恶行善,惜福培福,当下,就能享受到平安吉祥这个大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