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过完农历新年回到工作岗位那星期,特别忙,家里也有一些事情。修学方面,刚开始带班,自己所在班级正经历并班,我是班长。真的很忙,每天平均有200条微信消息未读,大部分信息需要超过10个小时才能回复。
  我一直想着,这是考验我的时候,事虽多但不能被事所转,心要稳住,所以那段时间对定课特别重视。
  大概过了三四天,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超过10个小时才回复信息这种行为,似乎有点问题。大家都找不到我,真的好吗?好像跟大家有时差一样。
  有时候,有些信息我是看到的,但没办法马上回复,因为不知道怎么回复才合适。于是总要把信息标注为未读,置顶。似乎要“冷静”一下才知道怎么回复。
  察觉到有问题了,但不知道怎么解决。没办法,放一边吧,该干嘛干嘛。
  某天,义工师兄提醒周末要开例会,因为这几年都在辅导团队做义工,师兄们把例会开成关爱大会。我于是很期待开会,想跟大家说说自己的问题,师兄们会用法帮我解决问题。
  当我开始想,我要怎么跟师兄们说时,我梳理了自己的情况,突然发现自己得了“不想看手机的病”。很惊讶,原来我这么多天不看信息,是因为我不想看;回复不了,是因为我有情绪,无法清楚地理解对方在跟我说什么。
  仔细回想,当时说要上岗的时候,比较担心的是怕影响家人,影响现有的生活节奏,而且也担心自己在带班的过程会培养三种感觉。所以尽管班级开起来了,也没有过多地去陪伴师兄们,怕自己会“陷进去”。
  哈哈,想不到,无明和我执在给我关上一扇窗的时候,又帮我开了一扇门。
  理清这“套路”后,内心一下子敞亮了,一下子轻松了。开例会的时候,也没有“求关爱”了。
  在这个过程,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要定时定量,培养起安住善所缘的习惯。
  无论定课还是自修,还是固定时间的例会,都可以成为自己的善所缘。熟悉这种感觉,向往这种感觉,每天都可以让自己回忆起这种感觉。当这种力量强大后,相信再次遇到比较隐蔽的情绪或者问题的时候,也会比较容易照破它。这个理论就是,当阳光照进来,黑暗的阴影面积会相应地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