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者,仁也。在许慎的《说文解字》中,“仁”字,从人从二。从人,表示一个站立的人,从二,表示天与地,即指做人要效法天地,三代表天、地、人三才。仁字从二不从三,即要化掉人心,只怀天地心,以天性善良、地德忠厚的心来为人处世,即有博爱心、包容心,自会产生仁爱心,这是自我的提升之道。这是对“仁”的一种解释。
  由此可见,在儒家的道德范畴中,尚且提倡“化掉人心”才能产生博爱心、包容心,才能提升自我。更何况我是佛门中人,不仅要做到“无我”,还必须通达法空之理,才能究竟得解脱,否则还是流转三界中,恩爱不能脱。
  学习了忏悔支和随喜支,在思维修习的过程中,我自问:我造过恶业吗?经过这样的追问,我仔细观察自己身语意三业,其实都有造作杀盗淫妄等贪嗔痴这些不仁的恶业。比如,在我不懂事的时候,在帮助母亲做家务时,看到家里有蚂蚁就会用水冲。若清洗的曾经装过油盐酱醋、食物等的瓶瓶罐罐上有小虫或虫卵等,我也会毫不客气地用水把它们冲走。由于恶习的势力强大,出家后的我还偶有为之,但是,会存有一丝的隐侧之心。至于盗的行为,在僧伽兰中生活的我,时刻提醒自己,要以如履薄冰,如临深渊之心来行持,否则,一失人身,万劫不复。还有无始以来的爱染业习,起心动念,淫妄贪嗔痴等常常浮光掠影。所有这些无不是由贪嗔痴三毒而发动的。
  我于自己的身上分析了所造恶业而感得的现报。比如,我身体上的四肢、颈椎有病,这是因为我在家时,曾经吃过鸡鸭等翅膀、腿、脖子等而导致的果报。所以,我不怨天尤人,以赎罪之心,深刻忏悔。因为这些罪业如影随形,挥之不去,追随着我,变化多端地报复着我,惩罚着我,所以在我生病的日子里,我跟这些曾经伤害的众生商量:我向你们求忏悔,请你们原谅我因无知而伤害了你们。这其实也是对我自己的伤害,因为众生本一体。况且,我伤害了你们,于我也是无一益而有百害的,因为你们要来向我索命,这样就使我们流转生死,不得出离。请你们给我时间,我好好修行,把所修之善回向予你们,大家解怨释结,慈悲心相向,一同解脱。
  在自然灾害现前时,我分析:因为我有贪心,才导致洪水泛滥而殃及于我;因为我嗔的缘故,导致火灾、火气大、酷暑炎热;又因为我的愚痴,而致使我流浪生死。所以,我要釜底抽薪地来忏悔。要学习《行愿品》中七支供的忏法:“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从身语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忏悔。”认识到自己身语意三业的造作都是由贪嗔痴三毒发起而成就的,所以,我要对境问心,认识到自己充满错误,心行充满贪嗔痴。然后从根本上忏悔,不再支持以自我为中心形成的烦恼和行为,不承认它们的合法性。以这种事忏来求忏悔,再以“罪从心起将心忏,心若灭时罪亦亡,罪亡心灭两俱空,是则名为真忏悔”的理忏方法辅佐,而使罪业消亡。
  以佛法为镜,真诚、认真、老实地检讨生命中的过患,不再造作新殃,改往修来,做个修行人。